以赛亚书第4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四十一1】「众海岛啊,当在我面前静默;众民当从新得力,都要近前来才可以说话,我们可以彼此辩论。」

  • 四十一-五十五章是神安慰的应许,整体可以看作一个四重的交错平行结构:
    • A. 天上的法庭:神传唤众民出庭(四十一1);
    •  B. 神将从东方兴起一人(四十一2-7);
    •   C. 神的仆人以色列不必害怕(四十一8-20);
    • A1. 天上的法庭:神传唤假神出庭(四十一21-24);
    •  B1. 神将从北方兴起一人(四十一25-29);
    •   C1. 理想的仆人和又聋又瞎的仆人(四十二章);
    • A2. 天上的法庭:神传唤证人出庭(四十三-四十四章);
    •  B2. 神将兴起古列(四十五1-四十八16);
    •   C2. 被掳的仆人以色列将被领回(四十八17-22);
    • A3. 天上的法庭:仆人向众民作见证(四十九1-6);
    •  B3. 神将差遣弥赛亚(四十九7-五十三章);
    •   C3. 失败的仆人以色列将被复兴(五十四-五十五章)。
  • 第1节是天上庭审的第一幕。神是超越万民的最高法官,祂传唤众民、聆听申辩(1节);神也是公义的检察官,要与被告「彼此辩论」(1节)。虽然一切主权都在于神,但祂并不随心所欲,而是按照自己永不改变的法则秉公行义、施行审判。
  • 「众海岛」(1节),指西方地中海的诸岛(十一11),用最遥远的地方来代表全地。
  • 「静默」(1节),即肃然安静,表示承认法官的威严。
  • 「众民」(1节),指地上的「万民」(五十五4),包括以色列人和外邦人。
  • 「从新得力」(1节),意思是「更新自己的力量」。「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四十31),而不肯信靠的人则要自己想办法「从新得力」,以便「如勇士束腰」(伯三十八3)、在神面前可以说话。
  • 「说话 דָּבַר/daw-bar’」(1节)原文与「言」(四十27)是同一个词,「辩论 מִשְׁפָּט/mish-pawt’」(1节)原文与「冤屈」(四十27)是同一个词。神之前责备「以色列啊,你为何言,我的冤屈神并不查问」(四十27),现在,神就给他们机会为自己申辩。

【赛四十一2】「谁从东方兴起一人,凭公义召他来到脚前呢?耶和华将列国交给他,使他管辖君王,把他们如灰尘交与他的刀,如风吹的碎秸交与他的弓。」

【赛四十一3】「他追赶他们,走他所未走的道,坦然前行。」

【赛四十一4】「谁行做成就这事,从起初宣召历代呢?就是我——耶和华!我是首先的,也与末后的同在。」

【赛四十一5】「海岛看见就都害怕;地极也都战兢,就近前来。」

【赛四十一6】「他们各人帮助邻舍,各人对弟兄说:壮胆吧!」

【赛四十一7】「木匠勉励银匠,用锤打光的勉励打砧的,论焊工说,焊得好;又用钉子钉稳,免得偶像动摇。」

  • 2-7节宣告神将「从东方兴起一人」(2节)、征服世界,这位征服者就是即将提到的古列(四十四28;四十五1)。一百多年后,东方波斯帝国的创建者古列王将于主前539年征服巴比伦,并实行宽容的宗教政策,下诏允许被掳的百姓回归耶路撒冷、重建圣殿(拉一1-4)。
  • 「凭公义召他来到脚前」(2节),指神将使用古列执行神公义的计划,这个计划的进展完全在神的掌握之下(2b-3节)。掌管历史的是神,既非时势造英雄、亦非英雄造时势,而是神「行做成就这事,从起初宣召历代」(4节),为要成就祂的公义和救赎计划。因此,面对历史的巨变和时代的大潮,每个信徒都应当坦然处之,不必像世人那样惊慌失措。因为「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林前二25);末日的灾难越是严重,我们越「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二十一28)。
  • 第3节可译为「他追赶君王,安然走过,快速地脚不落地」(和合本修订版),形容这位征服者所向无敌、迅速扩张。
  • 神在本书三次宣告「我是首先的,也与末后的同在」(四十一4;四十三10;四十八12),这个宣告包括三层意思:
    1. 神「是首先的」,祂的存在不必倚靠任何别的存在,而别的存在都是因着祂的旨意和允许;祂的作为也不需要任何人帮忙,既不取决于世界的局势、也不取决于百姓的努力。
    2. 神「也与末后的同在」,任何力量都无法拦阻祂的旨意成就。因此,凡是神所开始的事,祂必负责成就(腓一6);祂的救赎和拣选永远不变(四十六4;诗一百零二27-28)。
    3. 神是历史的惟一源头,祂始终与历史的进程同在,一直到历史的末后(启一17;二十二13)。
  • 在这位征服者面前,列国都战兢害怕(5节),但却不肯接受那位自我启示之神(4b),所以只剩下一种「从新得力」(1节)的选择,就是联合起来、制造偶像(6-7节;四十19-20)。世人常常出于共同的恐惧或欲望而需要暂时结盟、彼此壮胆(7节):无论是搬出祖宗的传统、还是发明崇高的理想,目的都不是为了顺从真理,而是利用信仰作为聚拢人心、服务自己的偶像。

【赛四十一8】「惟你以色列——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我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

【赛四十一9】「你是我从地极所领(原文是抓)来的,从地角所召来的,且对你说:你是我的仆人;我拣选你,并不弃绝你。」

【赛四十一10】「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

【赛四十一11】「凡向你发怒的必都抱愧蒙羞;与你相争的必如无有,并要灭亡。」

  • 8-20节鼓励神的仆人以色列不必害怕。根据死海古卷《以赛亚书》羊皮卷(The Great Isaiah Scroll,1QIsaa)的分段,8-20节可分为以下三个部分:
    1. 神是扶持仆人的公义之主(8-11节);
    2. 神是改变仆人的救赎之主(12-16节);
    3. 神是供应仆人的造物之主(17-20节)。
  • 8-9节是本书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是神的「仆人」。「仆人 עֶבֶד/eh’-bed」原文指没有自由、地位或权利的奴隶,这个词在本书原文中有9次出现于第一部分(一-三十九章),31次出现于第二部分(四十-六十六章),是本书第二部分的重要主题。本书第一部分提到三位「仆人」:先知以赛亚(二十3)、家宰以利亚敬(二十二20)和大卫王(三十七35);第二部分也提到三种「仆人」:仆人以色列(四十一8;四十三10、四十四1;四十五4;四十八20)、理想仆人(四十二1)和仆人弥赛亚(四十九5;五十10;五十二13;五十三11)。在主耶稣降生以前,犹太传统认为五十三章里的「义仆」(五十三11)就是弥赛亚;但犹太教弃绝主耶稣以后,就把五十三章里的「仆人」解释为以色列。
  • 「我朋友亚伯拉罕」(8节),原文是「我喜爱的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之所以被称为神的「朋友」(8节;代下二十7),因为他信靠神(雅二23)、蒙神所爱(申四37)。
  • 「你是我从地极所领来的,从地角所召来的」(9节),指亚伯拉罕是从距离迦南将近两千公里的吾珥(创十一31)被呼召出来的。神的能力无所不在,覆盖了「地极」和「地角」。
  • 以色列是地位卑下的「仆人」,但主人却是至高的神。这位主人的恩典与众不同,祂不但没有安排重轭,反而始终与仆人「同在」(10节),亲自用「公义的右手」(10节)「坚固(10节)、「帮助(10节)、「扶持(10节)自己的仆人。因此,即使在受管教的时候,列国都战兢害怕(5节),以色列也「不要害怕」(10节)、「不要惊惶」(10节),因为凡与神的仆人列为敌的,都必灭亡(11节)。
  • 以色列之所以能得着这样荣耀的「仆人」地位,乃是出于神主动的拣选(8-9节;弗一4)和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创十七7)。虽然人会失信,但神却永不失信;虽然仆人会软弱、失败,但神「并不弃绝」(9节)自己的拣选。因为神早就知道百姓顽梗和悖逆的本相,所以祂只看自己永不改变的「拣选」(9节)
  • 「我与你同在」(10节),意思就是「以马内利」(七14)。北国已经被亚述掳走,犹大也将被掳巴比伦(三十九6),神的百姓还有前途吗?大卫之约还能成就吗?这时神却发表了安慰:「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10节),让人把眼目从眼见的环境转向神。纵然百姓远离神,神的同在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百姓倚靠神的时候(三十七21),神就在近处与他们同在(三十一9);当百姓远离神的时候(二十九13),神就在远方与他们同在(三十27);甚至百姓被掳到巴比伦的时候,神还是与他们始终同在。
上图:出土于昆兰一号洞的主前1世纪《以赛亚书》羊皮卷(The Great Isaiah Scroll,1QIsaa),图中显示41:8-20的分段方法。

上图:出土于昆兰一号洞的主前1世纪《以赛亚书》羊皮卷(The Great Isaiah Scroll,1QIsaa),图中显示41:8-20的分段方法。

【赛四十一12】「与你争竞的,你要找他们也找不着;与你争战的必如无有,成为虚无。」

【赛四十一13】「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必搀扶你的右手,对你说:不要害怕!我必帮助你。」

【赛四十一14】「你这虫雅各和你们以色列人,不要害怕!耶和华说:我必帮助你。你的救赎主就是以色列的圣者。」

【赛四十一15】「看哪,我已使你成为有快齿打粮的新器具;你要把山岭打得粉碎,使冈陵如同糠秕。」

【赛四十一16】「你要把它簸扬,风要吹去;旋风要把它刮散。你倒要以耶和华为喜乐,以以色列的圣者为夸耀。」

  • 12-16节描绘了一条「虫」(14节)面对「山岭」(15节)与「冈陵」(15节),强弱有如天渊之别。但神却把这条「虫」变成了打粮的器具,甚至能「把山岭打得粉碎,使冈陵如同糠秕」(15节)。因为以色列虽然卑微如「虫」,但他的「救赎主就是以色列的圣者」(14节),神将亲自「搀扶(13节)、「帮助(13、14节)他。因此,即使在受管教的时候,仆人也「不要害怕」(13、14节),因为凡与神的仆人争战的,都将「成为虚无(12节),一切拦阻神应许成就的障碍都将被风刮散。
  • 14-16节用「以色列的圣者」(14b、16b)前后呼应,悖逆的百姓不但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一4)、拒绝「提说以色列的圣者」(三十11),也怀疑「以色列的圣者」(三十15)的大能,所以「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十20),不肯「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十20)。但神却始终与百姓同在,以「以色列的圣者」(14节)的身分救赎他们,让百姓能「以耶和华为喜乐,以以色列的圣者为夸耀」(16节)。
  • 「虫」比喻以色列毫无能力、被列邦藐视和践踏。
  • 「救赎主 גָּאַל/gaw-al’」原文与「赎回」(利二十五25)、「报血仇的」(民三十五19)、「至近的亲属」(利二十五25;得二20)和「赎民」(三十五8)都是同一个词。这个词在一-三十九章只出现了一次,而在四十-六十六章却出现了二十三次。律法规定,「至近的亲属」包括「兄弟,或伯叔、伯叔的儿子,本家的近支」(利二十五48-49),他们有责任赎回弟兄的产业(利二十五25),也有责任赎回弟兄的自由(利二十五48)。神以「救赎主」这个亲密的称呼自称,表明祂与以色列关系密切,必会拯救他们。
  • 「我已使你成为有快齿打粮的新器具」(15节),这是神改变人的能力;你要把山岭打得粉碎」(15节),这是人倚靠神的行动。神的百姓「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并非坐着不动,而是倚靠神的能力、顺服神的旨意、按照神的方法。「有快齿打粮的新器具」,是一种木制的脱粒板,在木板下装着金属片或石片,人站在上面,由牲畜拖着辗过谷粒,把谷壳辗碎。
上图:「有快齿打粮的新器具」(赛四十一15),是打谷用的木制脱粒板。在类似雪橇的木板下面装着金属片或石片,人站在上面,用牲畜拖着辗过谷粒,把谷壳辗碎。

 上图:「有快齿打粮的新器具」(赛四十一15),是打谷用的木制脱粒板。在类似雪橇的木板下面装着金属片或石片,人站在上面,用牲畜拖着辗过谷粒,把谷壳辗碎。

【赛四十一17】「困苦穷乏人寻求水却没有;他们因口渴,舌头干燥。我——耶和华必应允他们;我——以色列的神必不离弃他们。」

【赛四十一18】「我要在净光的高处开江河,在谷中开泉源;我要使沙漠变为水池,使干地变为涌泉。」

【赛四十一19】「我要在旷野种上香柏树、皂荚树、番石榴树,和野橄榄树。我在沙漠要把松树、杉树,并黄杨树一同栽植;」

【赛四十一20】「好叫人看见、知道、思想、明白;这是耶和华的手所做的,是以色列的圣者所造的。」

  • 17、20节原文用「耶和华」和「以色列」首尾呼应,把17-20节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描绘了第二次出埃及(三十五1-10)、过旷野(出十五22-十七7)时,神是在旷野中供应仆人以色列的造物之主。
  • 「香柏树、皂荚树、番石榴树、野橄榄树、松树、杉树、黄杨树」(19节)都是为了用来遮荫的,而不是供应食物。
  • 以色列第一次出埃及的时候,百姓一缺水就发怨言(十五24;十七2)。但第二次出埃及的时候,百姓同样「口渴,舌头干燥」(17节),但却是祷告而不是抱怨,所以神「必应允他们、必不离弃他们」(17节),为他们创造崭新的环境(18-19节)。水(18节)和树荫(19节)是旷野中的旅客最重要的两大需要,而神的供应就像以琳的「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树」(出十五27)。
上图:以色列南地沙漠的Yatir森林是以色列最大的人工树林,位于别是巴附近,400万棵树分布在7400英亩的希伯仑山南坡。

上图:以色列南地沙漠的Yatir森林是以色列最大的人工树林,位于别是巴附近,400万棵树分布在7400英亩的希伯仑山南坡。

【赛四十一21】「耶和华对假神说:你们要呈上你们的案件;雅各的君说:你们要声明你们确实的理由。」

【赛四十一22】「可以声明,指示我们将来必遇的事,说明先前的是什么事,好叫我们思索,得知事的结局,或者把将来的事指示我们。」

【赛四十一23】「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你们或降福,或降祸,使我们惊奇,一同观看。」

【赛四十一24】「看哪,你们属乎虚无;你们的作为也属乎虚空。那选择你们的是可憎恶的。」

  • 21-24节是天上庭审的第二幕。神是超越万神的最高法官,祂传唤假神、聆听申辩(21节),宣告判决(24节)。
  • 神虽然是全能的,但祂并不随心所欲,而是按照自己永不改变的公义原则行事。所以祂允许偶像自我辩护(21节),证明自己是神(22-23节)。但偶像都是假的(诗一百一十五4-7),即使给它们自由施展的机会,它们也无法呈现超自然的知识(22节)或行为(23节)。因此,神的判决是:偶像「属乎虚无」(24节),那些选择跟随偶像的人「是可憎恶的」(24节)。
  • 11节原文、24节、29节和四十二1开头的四个「看哪 הֵן/hane」(四十一24、29;四十二1),原文与这两章中其他的四个「看哪 הִנֵּה/hin-nay’」(四十一15、27×2;四十二9)并不相同,用来特别提醒读者注意:「看哪——毫无意义的偶像」(24节),「看哪——可怜的拜偶像者」(29节),「看哪──神的仆人」(11节;四十二1)!
  • 「可憎恶的」(24节),是律法中的用语,意思是「神所憎恶的」(申七25)。拜偶像的人和他们所选择的偶像一样都是「可憎恶的」,因为「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诗一百一十五8;一百三十五18),结局都是「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耶二5)。
  • 神故意自称「雅各的君」(21节),好像祂只是以色列的神、只是众神之中的一位。这正是要世人思想:在所有自称是神的当中,究竟哪一位才是真的?

【赛四十一25】「我从北方兴起一人;他是求告我名的,从日出之地而来。他必临到掌权的,好像临到灰泥,仿佛窑匠踹泥一样。」

【赛四十一26】「谁从起初指明这事,使我们知道呢?谁从先前说明,使我们说他不错呢?谁也没有指明;谁也没有说明;谁也没有听见你们的话。」

  • 25-29节宣告神将「从北方兴起一人」(25节)、征服世界,与2-7节「从东方兴起一人」(2节)平行。
  • 这位征服者将「从北方兴起」(25节),又将从东方「日出之地而来」(25节)。指这位征服者将来自东方,但会从北方进入以色列。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亚述、巴比伦和波斯军队走的都是这条路线。
  • 「求告」(25节)原文的意思是「召唤、朗读、宣告」。「他是求告我名的」(25节),指这位征服者的兴起和经历将证实神的预言,也证明神是独一真神、宣扬神的名(出三十四5)。
  • 「谁从起初指明这事,使我们知道呢?谁从先前说明,使我们说他不错呢」(26节),古列的兴起,是偶像及其追随者们既不能预测(23、26、28节)、也不能阻挡的(5-7节),证明只有神才是推动历史的力量(25节)。

【赛四十一27】「我首先对锡安说:看哪,我要将一位报好信息的赐给耶路撒冷。」

【赛四十一28】「我看的时候并没有人;我问的时候,他们中间也没有谋士可以回答一句。」

【赛四十一29】「看哪,他们和他们的工作都是虚空,且是虚无。他们所铸的偶像都是风,都是虚的。」

  • 第27节可译为「我首先对锡安说,看哪,他们在此!我要将一位报好信息的赐给耶路撒冷」(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指这位征服者的出现,是神赐给百姓的一个好消息。
  • 28-29节与24节呼应,那里暴露了偶像的虚无,这里则显明敬拜偶像者的可怜。他们得不到启示,制作偶像的「工作都是虚空,且是虚无」(29节),就像他们所选择的偶像一样毫无意义(24节)。人类无论对未来乐观的憧憬、还是悲观的预测,最终和偶像一样「都是风,都是虚的」(29节)。因为历史并不掌握在人的手中,真正的好消息只能出于历史之主(27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