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十七1】「论大马士革的默示:看哪,大马士革已被废弃,不再为城,必变作乱堆。」

【赛十七2】「亚罗珥的城邑已被撇弃,必成为牧羊之处;羊在那里躺卧,无人惊吓。」

【赛十七3】「以法莲不再有保障;大马士革不再有国权;亚兰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荣耀消灭一样。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十七1-十八7是论大马士革的默示。
  • 亚哈斯在位时,亚兰与北国以色列结盟进攻南国犹大,以赛亚已经预言了他们的失败(七7-8),现在则预言他们最终的结局。
  • 「大马士革」(1节)是亚兰的首都,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到埃及的必经之路上,自古就是国际贸易的必经之道,也是列强争霸的必争之地。
  • 「亚罗珥」(2节)位于约旦河东(王下十33)。「羊在那里躺卧,无人惊吓」(2节),形容荒无人烟。
  • 「以法莲」(3节)代指北国以色列。
  • 「亚兰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荣耀消灭一样」(3节),是讽刺亚兰与北国所倚靠的金牛犊和势力一样(4节;何九11;十5),一点也不可靠。主前733-732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发动第二次西征,围攻大马士革,「将城攻取,杀了利汛,把居民掳到吉珥」(王下十六9),亚兰亡国。
  • 这段默示表面上是「论大马士革」(1节),实际上是向神的百姓说话。面对亚述的威胁,北国的反应是与宿敌亚兰结盟,把自己的命运与从前的强敌紧密联系在一起。神的百姓若忘记救自己的神(10节)、与世界联合,结局必然是与世界一同衰败。神是掌管世界历史的主(十四1-2),祂能管教自己的百姓,也能拯救自己的百姓,祂也从不背弃大卫之约的应许(十四32)。摩押人若想得救,还得顺服「大卫帐幕」(十六5)的权柄,何况是北国以色列呢?今天,许多信徒也忘记了救自己的神,不但不能为外邦人指明得救之路,反而想从外邦人那里寻找保障、寻求方法,结局也将是「不再有保障」(3节)。

【赛十七4】「到那日,雅各的荣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体必渐瘦弱。」

【赛十七5】「就必像收割的人收敛禾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谷拾取遗落的穗子。」

【赛十七6】「其间所剩下的不多,好像人打橄榄树——在尽上的枝梢上只剩两三个果子;在多果树的旁枝上只剩四五个果子。这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的。」

  • 4-6节用三幅图画来比喻北国的衰败:身体瘦弱(4节)、拾穗子(5节)和打橄榄(6节),从里面的难处一直到外来的灾难。
  • 律法规定:「你在田间收割庄稼,若忘了一捆在田间,就不要再回去拿,要留给寄居的、孤儿和寡妇;好让耶和华——你的神在你手里所做的一切,赐福给你。你打了橄榄树,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给寄居的、孤儿和寡妇」(申二十四19-20)。北国经历管教之后,余民就像田间剩余的穗子和枝头留下的橄榄一样稀少。这既表明是神的恩典,也表明百姓越遵行神的话语,将来剩下的余民也越多。
  • 「雅各」(4节)代指北国以色列。「雅各的荣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体必渐瘦弱」(4节),是预言宣告北国将逐渐衰败。主前733-732年,北国在亚述第二次西征时沦为藩属国,北部和东部被亚述吞并为行省、百姓被掳(王下十五29)。主前724年,亚述王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主前727-722年在位)围攻撒马利亚三年。主前722年,继位的撒珥根二世(Sargon II,主前722–705年在位)攻陷撒马利亚,北国灭亡。亚述掳走大批百姓,只把贫穷弱小的留在本地。
  • 「利乏音谷」(5节)位于耶路撒冷南面的一个山谷,土地肥沃。
  • 在管教之中,神仍给百姓留下盼望。坏消息是「其间所剩下的不多」(5节),好消息是仍有「剩下的」,更好的消息是「到那日,万军之耶和华必作祂余剩之民的荣冠华冕」(二十八5)。
上图:新亚述帝国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主前727-722年执政)围攻撒马利亚三年,于主前722年攻陷撒马利亚,北国以色列亡国,「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王上十七7)。

上图:新亚述帝国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主前727-722年执政)围攻撒马利亚三年,于主前722年攻陷撒马利亚,北国以色列亡国,「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王上十七7)。

【赛十七7】「当那日,人必仰望造他们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圣者。」

【赛十七8】「他们必不仰望祭坛,就是自己手所筑的,也不重看自己指头所做的,无论是木偶是日像。」

  • 「木偶」(8节),指巴力崇拜中立在祭坛旁边代表亚舍拉的木柱。
  • 「祭坛,就是自己手所筑的」(8节),指北国敬拜金牛犊和巴力的祭坛。
  • 「日像」(8节),指百姓仿效亚述和巴比伦人所拜的太阳神像(王下二十三5)。
  • 「自己指头所做的」(8节),包括一切偶像。神是「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创一27),人却按着自己的形象造神;神是白白赐下救恩,人却宁可付出代价发明各种人造的拯救方法。
  • 神的管教是为了挽回自己的百姓,让他们把眼目从偶像转向「仰望造他们的主」(7节)。并不是这些人「仰望造他们的主」以后,才得以「剩下」(6节);而是神让他们「剩下」以后,他们才「眼目重看以色列的圣者」(7节;十20)。这一切都是神自己的工作,正如主耶稣对彼得说:「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2)。

【赛十七9】「在那日,他们的坚固城必像树林中和山顶上所撇弃的地方,就是从前在以色列人面前被人撇弃的。这样,地就荒凉了。」

【赛十七10】「因你忘记救你的神,不记念你能力的磐石;所以,你栽上佳美的树秧子,插上异样的栽子。」

【赛十七11】「栽种的日子,你周围圈上篱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种的开花;但在愁苦极其伤痛的日子,所收割的都飞去了。」

  • 「从前在以色列人面前被人撇弃的」(9节),指从前迦南人的「城邑又广大又坚固,高得顶天」(申一28),但却被神的百姓一一攻克。现在的百姓却不再倚靠神,而是建造「他们的坚固城」(9节),倚赖那些神从前所摧毁的东西。
  • 「你能力的磐石」(10节)指神。倚靠「他们的坚固城」(9节),还是倚靠「你能力的磐石」,这个选择不是个人的偏好或自由,而是生死攸关。
  • 「栽种的日子,你周围圈上篱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种的开花」(11a),可译为「栽种的日子,你使它生长,栽种的早晨,你使它开花」(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10b-11节可能是当时的「搭模斯」(结八14)崇拜仪式,妇女们用生菜、茴香等速生植物的种子做成微型花园,在仲夏放在屋顶,让这些植物在阳光下迅速发芽、也迅速枯萎,然后妇女们为「搭模斯」神的死亡痛哭。百姓离弃真神,却求助于偶像,结果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享用成果。这正如「搭模斯」崇拜一样,完全是自寻烦恼。
上图:撒马利亚卫城挖掘出来的白色王宫遗址,可能就是亚哈所「修造的象牙宫」(王上二十二39),于主前721年被亚述摧毁。城墙厚约五英尺,用当时最上等的工艺筑成。亚哈王进一步加强城防设施,加建了厚度超过三十英尺的夹壁城墙。

上图:撒马利亚卫城挖掘出来的白色王宫遗址,可能就是亚哈所「修造的象牙宫」(王上二十二39),于主前721年被亚述摧毁。城墙厚约五英尺,用当时最上等的工艺筑成。亚哈王进一步加强城防设施,加建了厚度超过三十英尺的夹壁城墙。

【赛十七12】「唉!多民哄嚷,好像海浪匉訇;列邦奔腾,好像猛水滔滔;」

【赛十七13】「列邦奔腾,好像多水滔滔;但神斥责他们,他们就远远逃避,又被追赶,如同山上的风前糠,又如暴风前的旋风土。」

【赛十七14】「到晚上有惊吓,未到早晨他们就没有了。这是掳掠我们之人所得的分,是抢夺我们之人的报应。」

  • 「多民哄嚷,好像海浪匉訇;列邦奔腾,好像猛水滔滔」(12节),形容亚述军队由所征服的各个民族组成。
  • 「如同山上的风前糠,又如暴风前的旋风土」(13节),形容仇敌在神面前毫无抗拒能力,也比喻他们声势浩大,实际上只是虚张声势、转瞬即逝。
  • 「到晚上有惊吓,未到早晨他们就没有了」(14节),可能是预言天使一夜之间「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三十七36)。
  • 12-14节原文非常戏剧性:在对世界的哄嚷奔腾(12-13a)与突然消失(13c-14节)的大段生动描写之间,只用了一个简单的动词作为转折:「斥责 גָּעַר/gaw-ar’」(13b)。今天,这个反对神的世界也是「列邦奔腾,好像多水滔滔」(13a),但创造世界(创一3)、托住万有(来一3)和掌管历史的,都只是神的一句话而已(诗二5;四十六6;一百零四7)。当以赛亚发表这些预言的时候,事情还没有发生,而今天却已经成为历史。今天的信徒若是忘记神大能的话语,转而倚靠人的「高言大智」(林前二1)来宣讲福音,利用世界的心理辅导和企业营销术来建造教会,岂不比当年的北国以色列更加愚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