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1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赛十三1】「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得默示,论巴比伦。」

「默示」指「启示」或「严肃的信息」,从十五到二十三章,以赛亚用「默示」一词表示神借着他向巴比伦、亚述、非利士、摩押、亚兰、北国以色列、埃及和推罗等给犹大制造难处的列邦所宣告的预言。神借着对外邦的预言表明:神不仅是以色列的神,更是宇宙与历史的主宰,祂以公义来管教自己的百姓,也要以公义来追讨对付仇敌。神没有放弃自己的百姓,而是借着列国所发生的事让他们认识神的大能、认识神和他们的关系、认识神永远的旨意,给他们指出了前途。本章开始对巴比伦的「默示」要延续到十四28,传达的时间是主前716或715年。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巴比伦曾是两河流域的强权,但到了摩西时代进入衰落期,被埃及、亚述和赫人的帝国取代。在以赛亚的时代,巴比伦只是亚述统治下的一个小国,犹大人完全不明白巴比伦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而100年后的主前612年,新巴比伦帝国将重新成为强国,摧毁耶路撒冷和圣殿,掳走南国犹大,成为神的百姓最大的难处,而属灵的巴比伦也成为神仇敌的象征。因此,在巴比伦崛起之前,神首先宣告巴比伦的灭亡,给将来要落在神的管教中的被掳百姓带来安慰和希望。

【赛十三2】「应当在净光的山竖立大旗,向群众扬声招手,使他们进入贵胄的门。」

「净光的山」指没有树木的荒山,在远处能看到所立之旗。「贵胄之门」原文为众数,可能指多个城邑。神将要竖立大旗,发出毁灭巴比伦的信号。

【赛十三3】「我吩咐我所挑出来的人;我招呼我的勇士——就是那矜夸高傲之辈,为要成就我怒中所定的。」

玛代人和波斯人将被神使用推翻巴比伦(但五30,31)。玛代曾和巴比伦联军,于主前612年攻陷尼尼微城,亡亚述国。但在主前539年,玛代又和波斯联合,倾覆巴比伦。「挑出来的人」原文为「分别为圣的人」。「矜夸高傲之辈」原文为「以我的骄傲为乐的人」。

【赛十三4】「山间有多人的声音,好像是大国人民。有许多国的民聚集哄嚷的声音;这是万军之耶和华点齐军队,预备打仗。」

【赛十三5】「他们从远方来,从天边来,就是耶和华并祂恼恨的兵器要毁灭这全地。」

玛代波斯位于巴比伦以东560公里,因此是「从远方来,从天边来」。

【赛十三6】「你们要哀号,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这日来到,好像毁灭从全能者来到。」

「耶和华的日子」在先知书里都是指神对某个城市、国家或整个世界进行惩罚和审判的日子,这里指审判巴比伦的时候。「好像毁灭从全能者来到」先知书从来没有说「耶和华的日子」是人们得救的机会,都是惩罚、毁灭与审判的日子。

【赛十三7】「所以,人手都必软弱;人心都必消化。」

【赛十三8】「他们必惊惶悲痛;愁苦必将他们抓住。他们疼痛,好像产难的妇人一样,彼此惊奇相看,脸如火焰。」

「产难的妇人」形容极端的痛苦。「脸如火焰」可能指羞惭的样子。

【赛十三9】「耶和华的日子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从其中除灭罪人。」

【赛十三10】「天上的众星群宿都不发光;日头一出就变黑暗;月亮也不放光。」

【赛十三11】「我必因邪恶刑罚世界,因罪孽刑罚恶人,使骄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强暴人的狂傲。」

【赛十三12】「我必使人比精金还少,使人比俄斐纯金更少。」

惩罚恶人会导致地上人口减少,留下一片荒凉的废墟。

【赛十三13】「我——万军之耶和华在忿恨中发烈怒的日子,必使天震动,使地摇撼,离其本位。」

【赛十三14】「人必像被追赶的鹿,像无人收聚的羊,各归回本族,各逃到本土。」

【赛十三15】「凡被仇敌追上的必被刺死;凡被捉住的必被刀杀。」

神任凭人间发生战争,以施行祂的审判。

【赛十三16】「他们的婴孩必在他们眼前摔碎;他们的房屋必被抢夺;他们的妻子必被玷污。」

【赛十三17】「我必激动玛代人来攻击他们。玛代人不注重银子,也不喜爱金子。」

「不注重银子,也不喜爱金子」玛代人的主要兴趣不是财富,而是权力,他们来不是要掠夺,而是要征服。此时玛代和巴比伦都是小国,亚述帝国才是中东的强权,但以赛亚却预言100年后新巴比伦帝国将崛起,而180年的主前539年,玛代波斯又将摧毁新巴比伦帝国,建立波斯帝国。当被掳巴比伦的犹大人看到这一预言应验的时候,他们不能不降服在神的权柄之下,从此回转归向神,再也不敢拜偶像。

【赛十三18】「他们必用弓击碎少年人,不怜悯妇人所生的,眼也不顾惜孩子。」

【赛十三19】「巴比伦素来为列国的荣耀,为迦勒底人所矜夸的华美,必像神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

以赛亚发出预言100年后,巴比伦才在迦勒底人的统治下达到了鼎盛,其辉煌和美丽成为「列国的荣耀」。

【赛十三20】「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卧在那里。」

以赛亚在世时,巴比伦城曾被西拿基立完全摧毁,但不久就被西拿基立的儿子重建。尼布甲尼撒建立新巴比伦帝国以后,把巴比伦城建成古代世界最美丽的城市之一。玛代人和波斯人于主前539年征服巴比伦以后,继续以此为首都。半个世纪之后,巴比伦城发生叛乱,被薛西斯部分摧毁。亚历山大与主前331年占领了巴比伦城,把这个部分毁损的城市作为他的首都之一。塞琉古一世(主前312-280年)统治亚历山大帝国东部的时候,迁都塞琉西亚,巴比伦永久失去了首都地位。主前20年左右,历史家斯特拉波形容那里是完全荒芜之地,即使是沙漠流浪的阿拉伯也要避开那地方,因为它成为了厄运的记号。图拉真(主后98-117年)时代,它已完全荒芜。「阿拉伯人」指出没于以色列东边沙漠的贝都因游牧部落。

【赛十三21】「只有旷野的走兽卧在那里;咆哮的兽满了房屋。鸵鸟住在那里;野山羊在那里跳舞。」

【赛十三22】「豺狼必在它宫中呼号;野狗必在它华美殿内吼叫。巴比伦受罚的时候临近;它的日子必不长久。」

17-22节的预言都应验了,巴比伦城至今都没有再重建,只剩下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