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43篇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诗一百四十三1】「(大卫的诗。)耶和华啊,求祢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恳求,凭祢的信实和公义应允我。」

【诗一百四十三2】「求祢不要审问仆人;因为在祢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

  • 本篇是七篇忏悔诗中的最后一篇(第六、三十二、三十八、五十一、一百零二、一百三十和一百四十三篇)。
  • 「凭祢的信实和公义应允我」(1节),指求神根据祂所立的圣约和公义的性情来应允自己,而不是根据自己配得的来对待自己。
  • 「求祢不要审问仆人」(2节),原文是「求祢不要和祢仆人进入审判」(英文ESV译本)。
  • 大卫深知自己在神面前决不是义人,因为在神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2节),「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所以他所祈求的是神的「信实和公义」并行,一面施行公义,一面按照圣约的应许存留怜悯。一个灵性成熟的人,无论是成功、失败、喜乐还是苦难,首先都要赶快在神面前省察自己的罪,求神保守自己的肉体不要被引动犯罪。

【诗一百四十三3】「原来仇敌逼迫我,将我打倒在地,使我住在幽暗之处,像死了许久的人一样。」

【诗一百四十三4】「所以,我的灵在我里面发昏;我的心在我里面凄惨。」

  • 「原来仇敌逼迫我」(3节),可译为「因为仇敌迫害我」(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将我打倒在地,使我住在幽暗之处,像死了许久的人一样」(3节),比喻被仇敌逼迫、陷入困境。哀三6引用了本节。
  • 连大卫这样合神心意的属灵人,也有被仇敌「打倒在地」、「住在幽暗之处」的时候。神允许大卫落到这样的地步,不但是要让他更深地认识自己的本相,也是为了借着他的灵性复兴,让每一个灵里「住在幽暗之处」的圣徒都能看到亮光。
  • 「我的灵在我里面发昏」(4节),形容心情和精神陷入低谷、几乎就要放弃(一百四十二3)。
  • 3-4节的每句话都痛苦满怀,在每个受苦者的心中都能产生共鸣。主耶稣也曾「忧愁起来,极其难过」(太二十六38),「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太二十六38)。因此,圣灵提醒每一个陷在困苦中的圣徒,不要以为自己的苦难独一无二、无人理解,「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来四15),所以祂有资格领我们「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诗一百四十三5】「我追想古时之日,思想祢的一切作为,默念祢手的工作。」

【诗一百四十三6】「我向祢举手;我的心渴想祢,如干旱之地盼雨一样。(细拉)

  • 人若要脱离环境的捆绑和自怜的重担,就不能定睛于环境和自己,而应转眼仰望神,「思想祢的一切作为,默念祢手的工作」(5节)。
  • 「举手」(6节),是古代以色列人祷告的姿势。
  • 虽然环境还没有改变,但大卫的心已经从「在我里面凄惨」(5节),转为「渴想祢,如干旱之地盼雨一样」(6节)。数算恩典、与神交通,是我们脱离环境、脱离自己的最好方法。
上图:约旦河流入死海的入海口,这里正是「干旱之地」(诗一百四十三6)。

上图:约旦河流入死海的入海口,这里正是「干旱之地」(诗一百四十三6)。

【诗一百四十三7】「耶和华啊,求祢速速应允我!我心神耗尽!不要向我掩面,免得我像那些下坑的人一样。」

【诗一百四十三8】「求祢使我清晨得听祢慈爱之言,因我倚靠祢;求祢使我知道当行的路,因我的心仰望祢。」

  • 人的属灵生命若是出现了破口,即使像大卫那样合神心意,最终也会落到灵里发昏(4节)、「心神耗尽」(7节)的地步。而我们「心神耗尽」的那一刻,也是我们应当完全降服的那一刻(7-8节)。
  • 「慈爱」(6、12节)可译为「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是盟约中的用语,特指神向祂的百姓信守圣约的「不变的爱」。「求祢使我清晨得听祢慈爱之言」(8节),原文是「求祢使我清晨得听祢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意思是听到神信守圣约、施行拯救的消息。
  • 「清晨」(8节)象征着希望。漫漫长夜总是有尽头,虽然大卫还处在黑夜的试炼之中,但他知道必有「清晨」(8节)的阳光出现。当痛悔的人专心倚靠、仰望神(8节)、学到了神要我们学习的功课以后,神必使我们「知道当行的路」(8节)。

【诗一百四十三9】「耶和华啊,求祢救我脱离我的仇敌!我往祢那里藏身。」

【诗一百四十三10】「求祢指教我遵行祢的旨意,因祢是我的神。祢的灵本为善;求祢引我到平坦之地。」

  • 「祢的灵本为善;求祢引我到平坦之地」(10节),可译为「愿祢至善的灵引我到平坦之地」(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很多时候,我们被仇敌、肉体捆绑、搅扰,都是因为我们远离了神,离开了我们的「藏身」(9节)之处。所以,一个被神从难处中拯救出来的人,绝不可好了伤疤忘了疼,继续靠近试探,而应该赶快「藏身」到神里面:「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祢的话」(诗一百一十九67)。
  • 虽然大卫的注意力一开始集中在自己的问题上,但最后却注目于神的旨意。他不但求神救自己脱离仇敌(9节),也求神指教自己遵行祂的旨意(10节);不但求神解除外面的压力,也求神对付里面的罪。
  • 许多时候,我们头脑明白神的旨意,口中常说神的旨意,但就是行不出来,不是无心、就是无力,随便一点难处、诱惑和挑战,都会让我们把神挪后一位。若我们承认自己是属神的,就当「求祢指教我遵行祢的旨意,因祢是我的神」(10节)。「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罗八14),「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加五18),因为圣灵会使我们的「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把我们引到可以自由遵行神旨意的「平坦之地」(10节)。「平坦之地」意味着不容易迷路、不容易跌倒,「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

【诗一百四十三11】「耶和华啊,求祢为祢的名将我救活,凭祢的公义,将我从患难中领出来,」

【诗一百四十三12】「凭祢的慈爱剪除我的仇敌,灭绝一切苦待我的人,因我是祢的仆人。」

  • 大卫求神拯救的三个理由,都不是倚靠人的功德,而是根据神的属性;都不是出于人的自信,而是根据神的应许:
    1. 根据神的「名」(11节),因为荣耀的神必然要让自己的名在全地被彰显、高举。神救赎计划的目的,就是「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使祂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弗一5-6)。
    2. 根据神的「公义」(11节),因为公义的神绝不允许公义长期被践踏。
    3. 根据神的「慈爱」(12节),因为信实的神一定会信守圣约的应许。
  • 「因我是祢的仆人」(12节),这是大卫向神祈求的唯一资格。日光之下所有的罪恶与不义,都是人类远离神、自作自受的结果,神并不欠这个世界什么。神之所以施行拯救,完全是因为祂主动施恩、与人立约(出十九3-6),人只有站在神那一边,成为与神有立约关系的「仆人」,才有资格求神拯救。而苦待神的仆人,也就是苦待神。正如天国之王所宣告的:「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太二十五45)。逼迫神仆人的仇敌,无论多么强大、骄傲,都要沦为被神亲自对付的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