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10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一十1】「(大卫的诗。)耶和华对我主说:祢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祢仇敌作祢的脚凳。」

一百零九篇述说神的仆人被恶人所恨,也宣告神对恶人的咒诅。本篇述说基督已经得胜了,且在父神的右边等着。「我主」指弥赛亚,也就是基督;「右边」是尊荣崇高的地位;「仇敌作你的脚凳」君王战胜敌人之后,用足踏在他们的身上,表示战败国完全臣服。本篇可能是诗篇中少数最早的诗歌之一,也是公认为最直接的预言诗,犹太人很早就把它当作弥赛亚诗篇,后来在新约中又被主耶稣、彼得、保罗及希伯来书的作者引用(太二十二43~45;可十二36~37;路二十42~44;徒二34~36;林前十五25;来一13;五6~10;七11~28),以见证基督。

上图:吾珥出土的主前2110年宁吉尔苏(Ningirsu,即尼努尔塔Ninurta)神像的底座,现藏于卢浮宫。这座雕像的底座反映了当时的习俗:胜利者把脚放在他的敌人的头上(书十24;诗一百一十1)。

上图:吾珥出土的主前2110年宁吉尔苏(Ningirsu,即尼努尔塔Ninurta)神像的底座,现藏于卢浮宫。这座雕像的底座反映了当时的习俗:胜利者把脚放在他的敌人的头上(书十24;诗一百一十1)。

【诗一百一十2】「耶和华必使祢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祢要在祢仇敌中掌权。」

弥赛亚再次降临的时候,要坐在大卫的宝座上,从锡安统治千年国度。「杖」代表王的权柄。

【诗一百一十3】「当祢掌权的日子(或译:行军的日子),祢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或译:以圣洁为妆饰),甘心牺牲自己;祢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或译:祢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

本节可意译为「当你从圣山出征与敌人作战的时候,你的人民会自愿投军;你的年轻人要来参战,他们多如清晨的甘露」。我们要得胜,就当「以圣洁为妆饰」,不能与罪恶妥协。爱主的人在世界常觉得孤单,因为周围同道的人太少,但我们不要像以利亚一样自觉悲壮,因为神的百姓「多如清晨的甘露」,「没有人能数过来」(启七9)。

【诗一百一十4】「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祢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麦基洗德是亚伯拉罕时代耶路撒冷城中最高神的祭司,也是撒冷王(创十四18)。「麦基洗德的等次」指基督象麦基洗德一样,身兼君王和祭司的双重身份(来七)。

【诗一百一十5】「在祢右边的主,当祂发怒的日子,必打伤列王。」

5~6节:基督是神的战士,在祂的右边有万军之耶和华为祂争战,必打败仇敌。这事将会在哈米吉多顿大战的时候应验(启一九15),到那时「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但二4),那是这混乱世界的唯一盼望。

【诗一百一十6】「祂要在列邦中刑罚恶人,尸首就遍满各处;祂要在许多国中打破仇敌的头。」

【诗一百一十7】「祂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头来。」

弥赛亚喝水之后,重新有力量,抬起头来继续追杀仇敌,这里描绘弥赛亚重新得力和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