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06篇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诗一百零六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要称谢耶和华,因祂本为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一百零六2】「谁能传说耶和华的大能?谁能表明祂一切的美德?」

【诗一百零六3】「凡遵守公平、常行公义的,这人便为有福!」

  • 本篇细数以色列人在历史上的种种罪孽,向神认罪。一想到如此顽梗悖逆的百姓,竟然还能蒙神奇妙的恩惠救赎、忍耐管教,诗人不能不赞美神、称谢神。因此,本篇的开头和结尾都是「你们要赞美耶和华」(1、48节),即「哈利路亚」。「哈利 הָלַל/hä·lal’」的意思是「赞美」,「路」是祈使语气,「亚 יָהּ/yä」是「耶和华」的简称。
  • 「善」(1节)可译为「好的」(创一4),指完全、光明、可喜的。神的创造是「好的」(创一),祂向着人的旨意也是「好的」。
  • 「慈爱」(1节)可译为「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是盟约中的用语,特指神向祂的百姓信守圣约的「不变的爱」。本篇三次提到神的「慈爱」(1、7、45节),强调立约的百姓之所以能蒙神的怜悯和恩惠,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行为或品德,而是因为神在西奈山所宣告的:祂「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三十四6;民十四18)。
  • 第2节是反问句,意思是没有人能「传说耶和华的大能」(2节)、「表明祂一切的美德」(2节)。
  • 「公平、公义」(3节)是神的性情,「遵行公平、常行公义」(3节),并不是按照自己的标准,而是跟从神、顺服神的诫命,这样的人必然蒙神赐福。
  • 一百零五篇与一百零六篇都是咏史诗,题材相似、前后呼应,共同组成了诗篇第四卷的结尾。一百零五篇强调神在历史中慈爱和信实的作为,而一百零六篇则强调人在历史中顽梗和悖逆的本相,两者正好代表了救恩历史上缠在一起的两股主线:一股是神的恩典与主权,另一股是人的顽梗与败坏。

【诗一百零六4】「耶和华啊,祢用恩惠待你的百姓;求祢也用这恩惠记念我,开祢的救恩眷顾我,」

【诗一百零六5】「使我见祢选民的福,乐祢国民的乐,与祢的产业一同夸耀。」

  • 1-3节是公祷,4-5节是私祷,把个人的见证完美地连结到团体的见证中。
  • 「恩惠」(4节),特指神无条件的拣选(5节)。以色列人如此顽梗悖逆,却仍然能蒙神恩待,完全是出于神的信实和拣选。新约的信徒和旧约的以色列人同样顽梗悖逆,同样不配蒙恩,但也可以凭信心求神同样地用无条件的恩惠和救恩来「眷顾」(4节)我们。
  • 「见祢选民的福」(5节),即有分于选民所蒙的福。

【诗一百零六6】「我们与我们的祖宗一同犯罪;我们作了孽,行了恶。」

  • 6-39节回顾了以色列历史上所犯的八宗罪,中心是百姓「不信祂的话」(24节)、「不听耶和华的声音」(25节)。这八宗罪包括:在红海边发怨言(7-12节),在旷野抱怨没肉吃(13-15节),跟随可拉一党反叛(13-15节),在西奈山用金牛犊代替神(19-23节),没有信心进迦南(24-27节),随从摩押人敬拜巴力·毗珥(28-32节),在米利巴水发怨言(32-33节),进迦南后随从外邦人拜偶像(34-39节)。
  • 诗人不是置身事外、自以为义地控诉别人,而是以史为鉴,将自己与犯罪的祖宗并列,一同向神认罪。因为前人所犯的罪,我们也照样会犯。
  • 认罪并不是蒙「恩惠」(4节)的条件,而是神无条件的「恩惠」的一部分,也是对神「恩惠」的正常回应。若不是神使人的灵魂苏醒,没有人肯主动向神认罪悔改。

【诗一百零六7】「我们的祖宗在埃及不明白祢的奇事,不记念祢丰盛的慈爱,反倒在红海行了悖逆。」

【诗一百零六8】「然而,祂因自己的名拯救他们,为要彰显祂的大能,」

【诗一百零六9】「并且斥责红海,海便干了;祂带领他们经过深处,如同经过旷野。」

【诗一百零六10】「祂拯救他们脱离恨他们人的手,从仇敌手中救赎他们。」

【诗一百零六11】「水淹没他们的敌人,没有一个存留。」

【诗一百零六12】「那时,他们才信了祂的话,歌唱赞美祂。」

  • 7-12节是回顾以色列人在红海边发怨言(出十四11-12),他们的罪是不信神的大能(12节)。
  • 「奇事」(7节)指埃及人所遭受的十灾。我们也常常与以色列人一样「不明白」(7节)神在我们身上的作为,只知道要外面的福气,却不愿意接受神在我们身上所做的工作。
  • 「如同经过旷野」(9节),指过红海如行干地(出十四21-22)。
  • 「那时,他们才信了祂的话」(12节),表明百姓是看见了红海分开之后,才相信神的话语,这并不是得救的信心;所以百姓「歌唱赞美祂」(12节)也是暂时的,「等不多时,他们就忘了祂的作为,不仰望祂的指教」(13节)。因此,神「拯救他们」(8节),完全是因为神无条件的拣选和守约的慈爱,「为要彰显祂的大能」(8节),而不是百姓用信心交换来的。而希伯来书说「他们因着信,过红海如行干地」(来十一9),是指信心的果效:纵然是神赐下这样短暂的信心,也能让他们「过红海如行干地」。

【诗一百零六13】「等不多时,他们就忘了祂的作为,不仰望祂的指教,」

【诗一百零六14】「反倒在旷野大起欲心,在荒地试探神。」

【诗一百零六15】「祂将他们所求的赐给他们,却使他们的心灵软弱。」

  • 13-15节是回顾以色列人在旷野抱怨没肉吃(民十一),他们的罪是不知足。
  • 「大起欲心」(14节),指以色列人在旷野抱怨没有肉吃(民十一4)。
  • 「却使他们的心灵软弱」(15节),原文是「却使消瘦的病临到他们」。

【诗一百零六16】「他们又在营中嫉妒摩西和耶和华的圣者亚伦。」

【诗一百零六17】「地裂开,吞下大坍,掩盖亚比兰一党的人。」

【诗一百零六18】「有火在他们的党中发起;有火焰烧毁了恶人。」

  • 16-18节是回顾以色列人跟随可拉一党反叛(民十六),他们的罪是不顺服。
  • 这些人「嫉妒摩西和耶和华的圣者亚伦」(16节),表面上是嫉妒人,实际上是不肯顺服神所设立的权柄,也就是不顺服神。

【诗一百零六19】「他们在何烈山造了牛犊,叩拜铸成的像。」

【诗一百零六20】「如此将他们荣耀的主换为吃草之牛的像。」

【诗一百零六21】「忘了神——他们的救主;祂曾在埃及行大事,」

【诗一百零六22】「在含地行奇事,在红海行可畏的事。」

【诗一百零六23】「所以,祂说要灭绝他们;若非有祂所拣选的摩西站在当中(原文是破口),使祂的忿怒转消,恐怕祂就灭绝他们。」

  • 19-23节是回顾以色列人在西奈山用金牛犊来代替神(出三十二),他们的罪是以错误的方式敬拜神。
  • 不是只有以色列人记性差,「忘了神——他们的救主」(21节);今天的信徒也常常如此,不知不觉地用各种人、事、物来代替神,以致「将他们荣耀的主换为吃草之牛的像」(20节),招惹神的「忿怒」(23节)。
  • 「含地」(22节),指埃及。
  • 「若非有祂所拣选的摩西站在当中」(23节),原文是「若非有他所拣选的摩西在他面前站在破口」(英文ESV译本)。
上图:西奈半岛南端的Gabal Musa山,传统认为很可能就是西奈山。

上图:西奈半岛南端的Gabal Musa山,传统认为很可能就是西奈山。

【诗一百零六24】「他们又藐视那美地,不信祂的话,」

【诗一百零六25】「在自己帐棚内发怨言,不听耶和华的声音。」

【诗一百零六26】「所以,祂对他们起誓:必叫他们倒在旷野,」

【诗一百零六27】「叫他们的后裔倒在列国之中,分散在各地。」

  • 24-27节是回顾以色列人没有信心进迦南(民十四),他们的罪是不信神的应许。
  • 以色列人轻信探子所报的恶信,却不信神的应许,甚至打算回埃及(民十四1-4),这是他们在旷野犯罪的顶峰。百姓「不信祂的话」(24节)、「不听耶和华的声音」(25节),是一切失败的根源。

【诗一百零六28】「他们又与巴力·毗珥连合,且吃了祭死神(或译:人)的物。」

【诗一百零六29】「他们这样行,惹耶和华发怒,便有瘟疫流行在他们中间。」

【诗一百零六30】「那时,非尼哈站起,刑罚恶人,瘟疫这才止息。」

【诗一百零六31】「那就算为他的义,世世代代,直到永远。」

  • 28-31节回顾以色列人随从摩押人敬拜巴力·毗珥(民二十五),他们的罪是敬拜假神。
  • 「祭死神」(28节),原文是「祭死亡」,可能指每年在旱季死亡的外邦偶像巴力。
  • 因为非尼哈为神有忌邪的心(30-31节),所以因信称义,蒙神应许让他的后裔永远担任祭司的职分(民二十五10-13)。

【诗一百零六32】「他们在米利巴水又叫耶和华发怒,甚至摩西也受了亏损,」

【诗一百零六33】「是因他们惹动他的灵,摩西(原文是他)用嘴说了急躁的话。」

  • 32-33节回顾以色列人在米利巴水发怨言(民二十),他们的罪是试探神。
  • 米利巴水的事件发生在巴力·毗珥事件之前,但诗人却放在最后,可能因为摩西因此受连累无法进入迦南,所以放在这里作为旷野历史的结束。

【诗一百零六34】「他们不照耶和华所吩咐的灭绝外邦人,」

【诗一百零六35】「反与他们混杂相合,学习他们的行为,」

【诗一百零六36】「事奉他们的偶像,这就成了自己的网罗,」

【诗一百零六37】「把自己的儿女祭祀鬼魔,」

【诗一百零六38】「流无辜人的血,就是自己儿女的血,把他们祭祀迦南的偶像,那地就被血污秽了。」

【诗一百零六39】「这样,他们被自己所做的污秽了,在行为上犯了邪淫。」

  • 34-39节是回顾以色列人进迦南后随从外邦人拜偶像,他们的罪是离弃神。
  • 「邪淫」(39节),指拜偶像。百姓进入应许之地、饱享神的恩典之后,不但没有分别为圣,反而与外邦人「混杂相合」(34节),恶行与外邦人毫无分别(37-38节)。结果他们「被自己所做的污秽了」(39节),与选民的身分完全不相称。

【诗一百零六40】「所以,耶和华的怒气向祂的百姓发作,憎恶祂的产业,」

【诗一百零六41】「将他们交在外邦人的手里;恨他们的人就辖制他们。」

【诗一百零六42】「他们的仇敌也欺压他们,他们就伏在敌人手下。」

【诗一百零六43】「祂屡次搭救他们,他们却设谋背逆,因自己的罪孽降为卑下。」

  • 40-43节是回顾神对百姓的管教。百姓从士师时代受异族欺压,一直到被掳巴比伦,完全是咎由自取,「因自己的罪孽降为卑下」(43节)。
  • 每次百姓被神管教,他们就会回头呼求神。但神施行拯救之后,他们又会再次「设谋背逆」(43节),如此周而复始、恶习不改。神却「屡次搭救他们」(43节),仍然单方面记念圣约,仍然把这些悖逆的以色列人当作自己的「百姓」和「产业」(40节)。

【诗一百零六44】「然而,祂听见他们哀告的时候,就眷顾他们的急难。」

【诗一百零六45】「为他们记念祂的约,照祂丰盛的慈爱后悔。」

【诗一百零六46】「祂也使他们在凡掳掠他们的人面前蒙怜恤。」

  • 44-46节是感谢神丰盛的慈爱。
  • 「后悔」(45节)原文是「怜悯、后悔」,是用拟人的方式来表达神的怜悯:祂「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结三十三11),所以用恩典的赦免遮盖了公义的刑罚:「祂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一百零三10)。
  • 神的「慈爱」(1节)是信守圣约的「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虽然百姓自作自受,完全不配领受神的恩惠,但神仍然向选民施行怜悯,甚至让他们「在凡掳掠他们的人面前蒙怜恤」(46节)。这并不是因为百姓的行为或品德,而是「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十一29)。

【诗一百零六47】「耶和华——我们的神啊,求祢拯救我们,从外邦中招聚我们,我们好称赞祢的圣名,以赞美祢为夸胜。」

【诗一百零六48】「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直到永远。愿众民都说:阿们!你们要赞美耶和华!」

  • 「从外邦中招聚」(47节),不一定是指被掳巴比伦的百姓回归,因为大卫迎接约柜进耶路撒冷时,也曾引用过47-48节(代上十六35-36)。
  • 「阿们」(48节)的意思是「真正地、确实地」。在诗篇中出现七次,都是在第一至四卷的末尾(四十一13;七十二19;八十九52;一百零六48)。
  • 虽然本篇细数以色列人的顽梗悖逆,但却并没有指望我们能避免重蹈覆辙,因为我们和以色列人同为亚当后裔、并无分别。虽然以色列人的失败历史作了我们的警戒,但本篇真正的主题却是称谢神不离不弃的奇妙拣选(5节),赞美「祂的慈爱永远长存」(1节),所以开头和结尾都是「哈利路亚」(1、48节)。因为「圣经把众人都圈在罪里,使所应许的福因信耶稣基督,归给那信的人」(加三22),神的信实和慈爱必要胜过人的失败,使律法成为「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三24)。这实在是一个真正的好消息,因此,我们不能不为这福音而赞美神,「以赞美祢为夸胜」(47节),并且「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加六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