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02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零二1】「(困苦人发昏的时候,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耶和华啊,求祢听我的祷告,容我的呼求达到祢面前!」

「困苦人发昏的时候」,最好的出路就是「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因为神不但听我们的倾吐,祂也救我们出离困苦。本篇是七篇忏悔诗中的第五首,其他的忏悔诗是第六、卅二、卅八、五十一、一百三十和一百四十三篇。

【诗一百零二2】「我在急难的日子,求祢向我侧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祢快快应允我!」

【诗一百零二3】「因为,我的年日如烟云消灭;我的骨头如火把烧着。」

3-11节:诗人倾吐苦况:他可能患了重病,身体衰弱,骨瘦如柴,病痛的煎熬使他晚上辗转不能入睡,还要忍受仇敌的嘲弄和讥笑。

【诗一百零二4】「我的心被伤,如草枯干,甚至我忘记吃饭。」

【诗一百零二5】「因我唉哼的声音,我的肉紧贴骨头。」

【诗一百零二6】「我如同旷野的鹈鹕;我好像荒场的鸮鸟。」

「鹈鹕、鹗鸟」与猫头鹰同类不洁的野鸟,比喻自己如何被人当作不洁,孤独无援。

【诗一百零二7】「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顶上孤单的麻雀。」

【诗一百零二8】「我的仇敌终日辱骂我;向我猖狂的人指着我赌咒。」

【诗一百零二9】「我吃过炉灰,如同吃饭;我所喝的与眼泪搀杂。」

「炉灰」表示悲伤和痛苦。

【诗一百零二10】「这都因祢的恼恨和忿怒;祢把我拾起来,又把我摔下去。」

本节暗示诗人的苦况与罪有关。

【诗一百零二11】「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干。」

【诗一百零二12】「惟祢——耶和华必存到永远;祢可记念的名也存到万代。」

诗人从自己的痛苦中转目向神观看,就从「如草枯干」的境地中看到「必存到永远」,从此就有了盼望。之前有很多「我」字,之后却有很多「你」和「耶和华」。

【诗一百零二13】「祢必起来怜恤锡安,因现在是可怜她的时候,日期已经到了。」

神管教的目的不是为了毁坏,而是为了造就。时候到了,神必要怜恤、拯救自己的百姓!

【诗一百零二14】「祢的仆人原来喜悦她的石头,可怜她的尘土。」

耶路撒冷虽然只剩废墟,但在深爱着锡安的选民心中,连剩下的「石头」和「尘土」都是亲切可爱的。人尚且如此,何况建造此城的神呢(16节)?

【诗一百零二15】「列国要敬畏耶和华的名;世上诸王都敬畏祢的荣耀。」

当锡安归向耶和华以后,世上的列国也要归向祂,这是神做事的次序。以色列复国以后,神在以色列人中兴起一批接受主耶稣为救主的「弥赛亚犹太人」向犹太人传福音,锡安归向耶和华的日子快来了。

【诗一百零二16】「因为耶和华建造了锡安,在祂荣耀里显现。」

这是预言被掳的人回归(18节)、圣城重建、弥赛亚再来。新耶路撒冷的出现将完全实现15~16节的预言(启二十一1~3),那时万国都要敬拜神。

【诗一百零二17】「祂垂听穷人的祷告,并不藐视他们的祈求。」

【诗一百零二18】「这必为后代的人记下,将来受造的民要赞美耶和华。」

「将来受造的民」可能指「一日而生」的国(赛六十六8),将来以色列人要忽然归神,人心都被改变而转向弥赛亚,那就是一日而生的一个新国。

【诗一百零二19】「因为,祂从至高的圣所垂看;耶和华从天向地观察,」

【诗一百零二20】「要垂听被囚之人的叹息,要释放将要死的人,」

【诗一百零二21】「使人在锡安传扬耶和华的名,在耶路撒冷传扬赞美祂的话,」

【诗一百零二22】「就是在万民和列国聚会事奉耶和华的时候。」

【诗一百零二23】「祂使我的力量中道衰弱,使我的年日短少。」

诗人又回想到自己的软弱和人生的短暂,但他马上把盼望放在神的永恒不变上。

【诗一百零二24】「我说:我的神啊,不要使我中年去世。祢的年数世世无穷!」

人的生命是何等的短促,神的「年数世世无穷」。神竟愿意将这样永远的生命白白赐给我们,让我们享受永远与神同在的福气,这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更难以理解的是,竟然还有那么多人硬着脖子拒绝这样的福气!

【诗一百零二25】「祢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祢手所造的。」

来一10-12引用25-27节来说基督是创造之主。

【诗一百零二26】「天地都要灭没,祢却要长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渐渐旧了。祢要将天地如里衣更换,天地就都改变了。」

十九世纪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发现,宇宙不会永存,而会「像衣服渐渐旧了」,熵值越来越大,最终归于「热寂」死亡。现代的宇宙起源、发展理论也都渐渐发现,「天地都要灭没」。但唯有属灵的人才知道,超越于物质之外的神「要将天地如里衣更换,天地就都改变了」,用新天新地取代旧天旧地(彼后三10-14)。「像衣服」暗示天地存在的意义是为供人生存(亚十二1)。

【诗一百零二27】「惟有祢永不改变;祢的年数没有穷尽。」

【诗一百零二28】「祢仆人的子孙要长存;他们的后裔要坚立在祢面前。」

重生得救的人,已经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那里得了神永远的生命,「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的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二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