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88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八十八1】「(可拉后裔的诗歌,就是以斯拉人希幔的训诲诗,交与伶长。调用麻哈拉利暗俄。)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祢面前呼吁。」

【诗八十八2】「愿我的祷告达到祢面前;求祢侧耳听我的呼求!」

  • 「以斯拉人希幔」(1节)是哥辖族诗班的领袖(代上六33)。
  • 诗人可能染有大麻风,与世隔绝(8节),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在地上已经毫无希望。但他在痛苦的深处,仍然坚信神是「拯救我的神」(1节),所以昼夜在神面前呼吁。
  • 本篇是诗篇中最「黑暗」(6、、12、18节)的一篇,诗人忧伤、孤单,反复提到死亡(5、10、15节),呼求一声比一声强烈(2、9、13节);但却得不到回应、听不到解释,除了第1节,没有一点亮光。圣灵却把这样一篇「绝望之诗」摆在诗篇里,要让它成为绝望之人的帮助。因为本篇能让「心里满了患难」(3节)的人看到:圣经里还有人的情绪比我们更低落,甚至被神「放在极深的坑里,在黑暗地方,在深处」(6节)。

【诗八十八3】「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

【诗八十八4】「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或译:没有帮助)的人一样。」

【诗八十八5】「我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他们是祢不再记念的,与祢隔绝了。」

  • 「无力的人」(4节),指死人。
  • 「我被丢在死人中」(5节),原文是「我被释放在死人中」,意思是痛苦到一个程度,只有死亡才能得着自由。
  • 「与祢隔绝了」(5节),原文是「与祢的手隔绝了」
  • 3-9节所描述的痛苦,已经到了人间痛苦的极致,诗人甚至觉得神完全「不再记念」(5节)自己,任由自己在挣扎,处境好像约伯一样。

【诗八十八6】「祢把我放在极深的坑里,在黑暗地方,在深处。」

【诗八十八7】「祢的忿怒重压我身;祢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细拉)

  • 有时我们被神带到一个境地,好像被神放在「极深的坑里」(6节)。但坑中的经历只是过程,不是目的。当我们从坑中出来的时候,就可以见证神的救恩:「祂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四十2)。即使是「在黑暗地方,在深处」(6节),神一样能造就我们,因为「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样」(一百三十九12)。
  • 神的儿女所经受的苦难,不管是管教的「忿怒」(7节)、还是试炼的「波浪」(7节),都是为了除去我们生命中的杂质,把我们的生命炼成精金。
上图:一群贝都因人和他们的骆驼在多坍遗址(Tel Dothan)的一个坑旁边,这可能就是约瑟被扔进去的坑,摄于1900年。多坍谷有很多这样的坑,用来储水饮牛羊。

上图:一群贝都因人和他们的骆驼在多坍遗址(Tel Dothan)的一个坑旁边,这可能就是约瑟被扔进去的坑,摄于1900年。多坍谷有很多这样的坑,用来储水饮牛羊。

【诗八十八8】「祢把我所认识的隔在远处,使我为他们所憎恶;我被拘困,不得出来。」

【诗八十八9】「我的眼睛因困苦而干瘪。耶和华啊,我天天求告祢,向祢举手。」

  • 「所认识的」(8节)指好友或亲属。神把诗人带到约伯一样的地步,亲朋好友都离开他,唯有神是他唯一的倚靠和盼望。
  • 我们若和保罗一样经历「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提后四16),也会和保罗一样经历「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提后四17)。因为难处能让我们与神的关系更加亲密,「天天求告祢,向祢举手」(9节)。

【诗八十八10】「祢岂要行奇事给死人看吗?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赞祢吗?(细拉)

【诗八十八11】「岂能在坟墓里述说祢的慈爱吗?岂能在灭亡中述说祢的信实吗?」

【诗八十八12】「祢的奇事岂能在幽暗里被知道吗?祢的公义岂能在忘记之地被知道吗?」

  • 「幽暗、忘记之地」(12节)指阴间。
  • 诗人所遭受的患难如此痛苦,根本看不到出路,以致他无法理解:痛苦和死亡怎么能彰显神的荣耀(10节)?怎么能见证神的「慈爱、信实」(11节)和「奇事、公义」(12节)?这也是今天许多信徒的感受,但圣灵让我们在这里看见:行走天路的先辈们早已预先尝过了。

【诗八十八13】「耶和华啊,我呼求祢;我早晨的祷告要达到祢面前。」

【诗八十八14】「耶和华啊,祢为何丢弃我?为何掩面不顾我?」

【诗八十八15】「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我受祢的惊恐,甚至慌张。」

【诗八十八16】「祢的烈怒漫过我身;祢的惊吓把我剪除。」

【诗八十八17】「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

【诗八十八18】「祢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人进入黑暗里。」

  • 「甚至慌张」(15节),原文是「困惑的、无所适从的」。
  • 诗人在神面前迫切祷告(13节),不断倾诉自己的痛苦和困惑(14-18节)。他的痛苦是如此之深,「终日如水环绕」(17节),以致他满腹狐疑,觉得神「丢弃我、掩面不顾我」(14节),所以让自己遭受长期的痛苦、惊恐和困惑(15节)。
  • 本诗原文以「黑暗」(18节)结束,答案、希望或转机都没有出现(16-18节)。但即使在看不到安慰和出路的时候,诗人仍然抓紧神,因为他在难处背后看到神管理的手,是「祢的烈怒」、「祢的惊吓」(15节)、是「祢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18节)。既然是「拯救我的神」(1节)在掌管一切,他就只管「情词迫切地直求」(路十一8),因为「现在有云遮蔽,人不得见穹苍的光亮;但风吹过,天又发晴」(伯三十七21),「神的选民昼夜呼吁祂,祂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路十八7)?
  • 圣灵把这样一篇极端悲愁、绝望的诗摆在这里,没有由悲转喜、走出死荫幽谷的美好结局,好让我们看到:
    1. 每个信徒都有可能和这位诗人一样经历无法除去的痛苦,所以才需要「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八23),「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来十一16)。如果信徒只是为了解决今生的难处、得着今生的福气而信神,正好应了撒但的控告:「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伯一9)?
    2. 我们所经历的痛苦并不特殊,人生各种最难的光景,行走天路的先辈们都经历过、也都走出来了。因为他们「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八38-39)。我们所当做的,就是像他们一样在神面前倾述、自省、等候,直到「金光出于北方」(伯三十七22)。因此,当我们读了八十八篇之后,一定要继续读八十九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