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74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七十四1】「(亚萨的训诲诗。)神啊,祢为何永远丢弃我们呢?祢为何向祢草场的羊发怒,如烟冒出呢?」

【诗七十四2】「求祢记念祢古时所得来的会众,就是祢所赎、作祢产业支派的,并记念祢向来所居住的锡安山。」

【诗七十四3】「求祢举步去看那日久荒凉之地,仇敌在圣所中所行的一切恶事。」

  • 本篇的背景可能是巴比伦军队烧毁圣殿(王下二十五9)。
  • 「亚萨」(1节)可能是大卫的诗班领袖之一亚萨(代上十六5)的后裔,也可能是用他的名字起名的诗班。
  • 「祢草场的羊」(1节)、「古时所得来的会众」(2节)、「作祢产业支派的」(2节),都是指以色列人。
  • 「锡安山」(2节)指耶路撒冷城,圣殿的所在地。
  • 神的眼目察看一切,「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诗一百二十一4),不必人提醒祂去「举步去看那日久荒凉之地,仇敌在圣所中所行的一切恶事」(3节)。因此,神是任凭自己名下的圣所被仇敌玷污、毁坏(3节),为要管教悖逆的百姓。
  • 百姓若熟悉神的律法,就不会问那么多的「为何」(1节),因为神早已清楚地宣告:如果百姓离弃神,「耶和华必使你败在仇敌面前,你从一条路去攻击他们,必从七条路逃跑。你必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申二十八25)。神的百姓每次遭遇失败,都是他们离弃神的结果。

【诗七十四4】「祢的敌人在祢会中吼叫;他们竖了自己的旗为记号。」

【诗七十四5】「他们好像人扬起斧子,砍伐林中的树。」

【诗七十四6】「圣所中一切雕刻的,他们现在用斧子锤子打坏了。」

【诗七十四7】「他们用火焚烧祢的圣所,亵渎祢名的居所,拆毁到地。」

【诗七十四8】「他们心里说:我们要尽行毁灭;他们就在遍地把神的会所都烧毁了。」

  • 「竖了自己的旗为记号」(4节),表示仇敌已经占领了圣殿。
  • 仇敌焚烧了圣殿,好像切断了神与百姓的一切联系,所以诗人问神「为何永远丢弃我们呢」(1节)。
  • 「神的会所」(8节)原文是复数,可能包括圣殿和曾经设立过会幕的所有地方。
  • 神当然在意自己名下的圣殿,但神更在意百姓属灵的实际。所以神早已宣告:「倘若你们和你们的子孙转去不跟从我,不守我指示你们的诫命律例,去事奉敬拜别神,我就必将以色列人从我赐给他们的地上剪除,并且我为己名所分别为圣的殿也必舍弃不顾,使以色列人在万民中作笑谈,被讥诮」(王上九6-7)。
上图:主前586年,耶路撒冷和圣殿被巴比伦军队摧毁。

上图:主前586年,耶路撒冷和圣殿被巴比伦军队摧毁。

【诗七十四9】「我们不见我们的标帜,不再有先知;我们内中也没有人知道这灾祸要到几时呢!」

【诗七十四10】「神啊,敌人辱骂要到几时呢?仇敌亵渎祢的名要到永远吗?」

【诗七十四11】「祢为什么缩回祢的右手?求祢从怀中伸出来,毁灭他们。」

  • 「不再有先知」(9节),不是因为神没有差派先知,而是悖逆的百姓拒绝了先知:「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因为爱惜自己的民和祂的居所,从早起来差遣使者去警戒他们。他们却嘻笑神的使者,藐视祂的言语,讥诮祂的先知,以致耶和华的忿怒向祂的百姓发作,无法可救」(代下三十六15-16)。
  • 神的名被仇敌「辱骂」(10、18、22节),实在是因为神的百姓离弃了祂,是神的百姓让神的名被羞辱。
  • 「右手」(11节)代表能力。神明明有能力轻易毁灭仇敌,却偏偏缩回「右手」,百般忍耐,不去立刻报应、追讨仇敌,实在是为了给百姓机会悔改回转(罗二4)。但诗人却还在无知地问「为什么」(11节)。

【诗七十四12】「神自古以来为我的王,在地上施行拯救。」

【诗七十四13】「祢曾用能力将海分开,将水中大鱼的头打破。」

【诗七十四14】「祢曾砸碎鳄鱼的头,把它给旷野的禽兽(禽兽:原文是民)为食物。」

【诗七十四15】「祢曾分裂磐石,水便成了溪河;祢使长流的江河干了。」

【诗七十四16】「白昼属祢,黑夜也属祢;亮光和日头是祢所预备的。」

【诗七十四17】「地的一切疆界是祢所立的;夏天和冬天是祢所定的。」

  • 虽然神的百姓中仍有人承认神为「我的王」(12节),但更多的百姓却还在堕落之中没有回转。神重视的是以色列整体的见证,所以刑罚和管教还不能立刻挪去。
  • 「将海分开」(13节),指过红海(出十四21)。「大鱼」(13节)可能象征埃及的势力(结二十九3)。
  • 「鳄鱼」(14节)可能象征埃及的势力。
  • 「分裂磐石」(15节),指神在旷野中叫磐石出水(出十七6)。
  • 「使长流的江河干了」(15节),指神使约旦河变为干地,让选民走过(书三13)。
  • 诗人越追忆神创造(16-17节)和拯救(12-15节)的大能,越不能理解神为什么不立刻惩罚仇敌(11节)。

【诗七十四18】「耶和华啊,仇敌辱骂,愚顽民亵渎了祢的名,求祢记念这事。」

【诗七十四19】「不要将祢班鸠的性命交给野兽;不要永远忘记祢困苦人的性命。」

「斑鸠」(19节)原文是「鸽子」,比喻毫无自卫能力的百姓。

【诗七十四20】「求祢顾念所立的约,因为地上黑暗之处都满了强暴的居所。」

【诗七十四21】「不要叫受欺压的人蒙羞回去;要叫困苦穷乏的人赞美祢的名。」

  • 神与祂的百姓在西奈山所立的约(出十九3-6;出二十四4-8),祂必顾念,不需要人的提醒。但神怎样「顾念所立的约」(20节),神和人却有不同的看法。
  • 在诗人的心中,求神「顾念所立的约」,就是求神拯救自己脱离「强暴」(20节)、「欺压」(21节)和「困苦穷乏」(21节);而在神看来,「顾念所立的约」就是管教悖逆的百姓,把他们重新领回正路,使他们能继续「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

【诗七十四22】「神啊,求祢起来为自己伸诉!要记念愚顽人怎样终日辱骂祢。」

【诗七十四23】「不要忘记祢敌人的声音;那起来敌祢之人的喧哗时常上升。」

  • 神不需要人催促祂「起来为自己伸诉」(22节),也不必人提醒祂「记念愚顽人怎样终日辱骂祢」(22节)。与其说是人在等候神拯救,不如说神在等候人悔改。什么时候神的百姓悔改回转,什么时候神就兴起拯救,因为「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赛三十18)。
  • 本篇在失败里戛然而止,看不到光明、看不到拯救。诗人问神「为何永远丢弃我们」(1节)、「为什么缩回祢的右手」(11节),求神记念百姓(2节)、记念锡安(2节)、记念仇敌羞辱祂的名(18、22节)、记念祂所立的约(20节),却没有一句认罪悔改的话。神当然不会忘记「敌人的声音」(23节),但神更在等待百姓认罪悔改的声音。圣灵把这样一篇以失败结束的祷告摆在这里,提醒我们不要重复这样的愚昧,不要落到这样一个「不再有先知」(9节)、不体会神心意的愚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