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3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伯三十二1】「于是这三个人,因约伯自以为义就不再回答他。」

【伯三十二2】「那时有布西人兰族巴拉迦的儿子以利户向约伯发怒;因约伯自以为义,不以神为义。」

【伯三十二3】「他又向约伯的三个朋友发怒;因为他们想不出回答的话来,仍以约伯为有罪。」

【伯三十二4】「以利户要与约伯说话,就等候他们,因为他们比自己年老。」

【伯三十二5】「以利户见这三个人口中无话回答,就怒气发作。」

  • 「约伯的话说完了」(三十一40),他真的再也没有开口,而是安静等候神向他说话;读者可能也忍耐到了尽头,迫切希望知道神的答案。但是,神竟然还是没有出现,却突然出现了一位年轻气盛的以利户,夹枪带棒、劈头盖脑地发表了一通本书最长的长篇大论,然后又神秘地消失了。在本书中,只有以利户的来历被详细介绍(2节),提醒我们特别留意这位特殊人物的讲论。
  • 「布西人」(2节)可能是亚伯拉罕的侄子「布斯」的后裔(创二十二21),「布斯」和「乌斯」(创二十二21)是兄弟,而约伯是「乌斯地人」 (一1),他们可能有亲属关系。「巴拉迦」(2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神祝福的」,「以利户」(2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祂是我的神」。
  • 约伯在法庭上发表了最后的誓言(三十一35-37),却无法用誓言逼法官出来说话,一切只能由神主动发起。神让半路杀出一位以利户,约伯说了六章(161节),他也说了六章(165节),比任何一位朋友说得都多。原文用了三个「怒 חָרָה/khä·rä’」(2、3、5)字,表现了这位年轻人的聪明自负,但竟无人反驳。他的六章长篇讲论貌似冗长,但却是精心设计的对称结构,按照相反的顺序,一一回应了约伯的六章长篇发言,彷佛他就是约伯所盼望的那位「听讼的人」(九33):
    • A. 「无智慧的人」(二十六3) ;
    •  B. 「祂大能的雷声谁能明透呢」(二十六14);
    •   C. 「神夺去我的理」、「我持定我的义」(二十七1-23);
    •    D. 「智慧有何处可寻」(二十八1-28);
    •     E. 「我借祂的光行过黑暗」、「我以公义为衣服」(二十九1-三十一40);
    •      F. 以利户出场(三十二1-三十二22);
    •     E1. 神「看他为义」、「使他被光照耀,与活人一样」(三十三1-三十三30);
    •    D1. 「你不要作声,我便将智慧教训你」(三十三31-三十四37);
    •   C1. 「你以为有理,或以为你的公义胜于神的公义」(三十五1-三十六23);
    •  B1. 「所发的雷声显明祂的作为」(三十六24-三十七23);
    • A1. 「自以为心中有智慧的人」(三十七24)。
  • 「约伯自以为义,不以神为义」(2节),意思是「约伯自以为有理,反过来就是认为神没有理」。因为约伯若是对的,自然就会推论出神是错的(四十8)。三位朋友只有不堪一击的肤浅神学,而以利户却有人类最深刻的属灵洞见;三位朋友不能指出约伯的错误,以利户却能点出约伯的误区;三位朋友号错了脉、开错了方,而以利户却能号对脉、但还开不出药方。因为以利户只是神的开路先锋,再深刻的神学也不能更新约伯的生命,最后还是需要神亲自施行医治。
  • 「他们想不出回答的话来,仍以约伯为有罪」(3节),意思是三位朋友无法反驳约伯,但却武断地认定约伯有罪,越帮越忙。

【伯三十二6】「布西人巴拉迦的儿子以利户回答说:我年轻,你们老迈;因此我退让,不敢向你们陈说我的意见。」

【伯三十二7】「我说,年老的当先说话;寿高的当以智慧教训人。」

【伯三十二8】「但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

【伯三十二9】「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伯三十二10】「因此我说:你们要听我言;我也要陈说我的意见。」

  • 年轻的以利户首先声明,自己尊重长者(6-7节),所以安静「退让」(6节)。但现在看到这些老人都说不到点子上(9节),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不得不发言(10节)。
  • 「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9节),更可译为「寿高的不都有智慧,年老的不都明白公平」(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在正常的情况下,「年老的当先说话;寿高的当以智慧教训人」(7节)。但智慧不是从肉体中来的,惟有「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晓得智慧的所在」(二十八23),也惟有「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8节)。因此,有智慧的长者应该「六十而耳顺」(《论语·为政》),用更宽阔的心胸来聆听年轻人的意见,并要提醒自己:人的年纪越大,肉体也越容易刚硬。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以利户的愤怒 The Wrath of Elihu》,描绘「我年轻,你们老迈;因此我退让」(伯三十二6)。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以利户的愤怒 The Wrath of Elihu》,描绘「我年轻,你们老迈;因此我退让」(伯三十二6)。

【伯三十二11】「你们查究所要说的话;那时我等候你们的话,侧耳听你们的辩论,」

【伯三十二12】「留心听你们;谁知你们中间无一人折服约伯,驳倒他的话。」

【伯三十二13】「你们切不可说:我们寻得智慧;神能胜他,人却不能。」

【伯三十二14】「约伯没有向我争辩;我也不用你们的话回答他。」

  • 「侧耳听你们的辩论」(11节),原文与约伯所说的「我仍不信祂真听我的声音」(九16)使用了同一个「留心听 אָזַן/ä·zan’」。「折服 יָכַח/yä·kahh’」(12节)原文是「证明、决定、判断」,与「听讼的人」(九33)是同一个词。因为三位朋友「无一人折服约伯,驳倒他的话」(12节),以利户才不得不出场发言,这些词暗示他把自己当作约伯所盼望的那位「听讼的人」。
  • 「我们寻得智慧;神能胜他,人却不能」(13节),意思可能是:最有智慧的方法是不再回答自以为义的约伯(1节),而是让神自己去对付他。
  • 「我也不用你们的话回答他」(14节),指以利户不会像三位朋友一样,毫无根据地定罪约伯,也不会搬出人生经验、神秘经历、传统教条或个人意见来与约伯争辩,而是用神所启示的智慧(8节)驳倒约伯。

【伯三十二15】「他们惊奇不再回答,一言不发。」

【伯三十二16】「我岂因他们不说话,站住不再回答,仍旧等候呢?」

【伯三十二17】「我也要回答我的一分话,陈说我的意见。」

【伯三十二18】「因为我的言语满怀;我里面的灵激动我。」

【伯三十二19】「我的胸怀如盛酒之囊没有出气之缝,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

【伯三十二20】「我要说话,使我舒畅;我要开口回答。」

【伯三十二21】「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

【伯三十二22】「我不晓得奉承;若奉承,造我的主必快快除灭我。」

  • 15-16节对三位朋友的称呼从「你们」(14节)变成了「他们」(15节),表示以利户开始转向约伯说话。
  • 17-20节是以利户表达自己里面充满负担。「盛酒之囊」(19节)指皮袋。古代中东人把新酒放在皮袋中,继续发酵所产生的气体会使封紧的皮袋膨胀起来。
  • 以利户首先声明「我不晓得奉承」(22节),表示自己一定会客观、公正(21-22节),不会用好话来哄人开心、糊弄差事。他的话果然很不好听,完全不用「三明治」的技巧:把批评夹在赞美中间。他的话非常呛人,就像辣椒、像芥末,一上来就把约伯辣得够呛。
  • 6-22节是本书中最冗长的开场白,以利户虽然年轻,说话却和老人一样唠叨;他看到了老人的问题,却看不见自己也像老人。他的话里几乎每一句都充满了「我」(除了8、9、12、15节),本章一共提到27次「我」,比任何一位朋友提到的「我」都多。而约伯和三位朋友可能都说累了,也懒得理他。
  • 当约伯最坚信自己无罪的时候,也是他自我防卫的意识最强的时候(三十一37)。一个硬着颈项的人很难听进神的话,因此,神在亲自发言之前,又打发来另外一个工具,拆去他的围墙。「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二10),三位朋友是神使用的工具,以利户也是神使用的工具。虽然每个工具都不是完全的人,但所有的工具都与环境配搭,为了让我们成为神手中的杰作——有些工具是为了清理我们生命中的死角,有些工具是为了破碎我们的肉体,有些工具是为了柔弱我们的心,有些工具是为了唤醒我们的灵。因此,时候到了,以利户这个工具就出现了,他的作用就像他的名字所表明的:「祂是我的神」。神使用年轻气盛的以利户作为祂的开路先锋,「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们神的道(赛四十3),把约伯从自怜、自恋和自义中唤醒,指出约伯的误区,让他看到自己的盲点。当约伯的心被预备好之后,神将亲自显现,「从旋风中回答约伯」(三十八1)。
上图:一个约旦贝都因人的山羊皮水袋(ghirbe)。

上图:一个约旦贝都因人的山羊皮水袋(ghir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