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30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伯三十1】「但如今,比我年少的人戏笑我;其人之父我曾藐视,不肯安在看守我羊群的狗中。」

【伯三十2】「他们壮年的气力既已衰败,其手之力与我何益呢?」

【伯三十3】「他们因穷乏饥饿,身体枯瘦,在荒废凄凉的幽暗中啃干燥之地,」

【伯三十4】「在草丛之中采咸草,罗腾(小树名,松类)的根为他们的食物。」

【伯三十5】「他们从人中被赶出;人追喊他们如贼一般,」

【伯三十6】「以致他们住在荒谷之间,在地洞和岩穴中;」

【伯三十7】「在草丛中叫唤,在荆棘下聚集。」

【伯三十8】「这都是愚顽下贱人的儿女;他们被鞭打,赶出境外。」

【伯三十9】「现在这些人以我为歌曲,以我为笑谈。」

【伯三十10】「他们厌恶我,躲在旁边站着,不住地吐唾沫在我脸上。」

【伯三十11】「松开他们的绳索苦待我,在我面前脱去辔头。」

【伯三十12】「这等下流人在我右边起来,推开我的脚,筑成战路来攻击我。」

【伯三十13】「这些无人帮助的,毁坏我的道,加增我的灾。」

【伯三十14】「他们来如同闯进大破口,在毁坏之间滚在我身上。」

【伯三十15】「惊恐临到我,驱逐我的尊荣如风;我的福禄如云过去。」

  • 「但如今」(1节),这句话是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上一章是「赏赐的是耶和华」(一21),而本章则是「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一21)。神「收取」得太彻底了,过去的「我」怎样受欢迎(二十九21-25),现在的「我」也怎样蒙羞辱,以致约伯一共提到54次「我」来悲叹自己。
  • 1-15节是悲叹降卑受辱的「我」。「比我年少的人戏笑我」(1节),与过去「少年人见我而回避」(二十九8)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些人的父亲可能品行不好,所以被社会排斥(5、8节),连乐意扶助弱小的约伯也不愿雇佣他们(1-2节)。但现在,约伯却今非昔比,反而成了社会边缘人物的笑柄(9-10节),这是对约伯极大的精神打击。
  • 当我们蒙神「赏赐」的时候,常常可以努力谦卑(二十九24);但只有被神「收取」、「驱逐我的尊荣如风;我的福禄如云过去」(15节)的时候,我们里面的反应,才能让自己知道这种谦卑是人前的修养,还是真心承认自己完全不配。
  • 犹太传统认为,「咸草」(4节)是一种滨藜属的植物(Atriplex Halimus),只有穷人才会吃(《密西拿 Mishnah》 Tractate Kilayim 1:3),被掳巴比伦回归的穷人曾以此为生(《巴比伦他勒目 Babylonian Talmud》, Kiddushin 66a, RASHI ibid.)。
  • 「下贱人」(8节),原文是「无名者」,指社会最低层的人。
  • 「松开他们的绳索苦待我,在我面前脱去辔头」(11节),更可译为「神松开我的弓弦使我受苦,他们就在我面前脱去辔头」(和合本修订本,英文ESV译本),表明约伯所受人的羞辱,实际上是神的作为。
  • 「这些无人帮助的,毁坏我的道,加增我的灾」(13节),更可译为「他们毁坏我的道,加增我的灾害;他们毋须人帮助」(和合本修订本,英文ESV译本)。
  • 「在我右边起来」(12节),形容他们比约伯更加有力。
  • 「他们来如同闯进大破口」(14节),形容他们就像攻破城墙的敌军。
上图:「咸草」是一种滨藜属的植物(Atriplex Halimus),耐干旱,容易在碱性和盐碱化的土壤中,所以经常被当作牧草种植。它是沙鼠(Psammomys obesus)的主食。

上图:「咸草」是一种滨藜属的植物(Atriplex Halimus),耐干旱,容易在碱性和盐碱化的土壤中,所以经常被当作牧草种植。它是沙鼠(Psammomys obesus)的主食。

【伯三十16】「现在我心极其悲伤;困苦的日子将我抓住。」

【伯三十17】「夜间我里面的骨头刺我,疼痛不止,好像啃我。」

【伯三十18】「因神的大力,我的外衣污秽不堪,又如里衣的领子将我缠住。」

【伯三十19】「神把我扔在淤泥中,我就像尘土和炉灰一般。」

【伯三十20】「主啊,我呼求祢,祢不应允我;我站起来,祢就定睛看我。」

【伯三十21】「祢向我变心,待我残忍,又用大能追逼我。」

【伯三十22】「把我提在风中,使我驾风而行,又使我消灭在烈风中。」

【伯三十23】「我知道要使我临到死地,到那为众生所定的阴宅。」

  • 16-23节是悲叹被神追逼的「我」。约伯日夜遭受病痛的折磨(16-17节),「现在」(16节)与过去、「困苦的日子」(16节)与「秋天的日子」(二十九4)强烈对比,使他相信这是神在「残忍」(21节)对待他、「追逼」(21节)他,要使他「临到死地」(23节),但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 当我们蒙神「赏赐」(一21)的时候,常常可以努力爱神(二十九2-4);但只有被神「收取」(一21)的时候,祂似乎「向我变心,待我残忍,又用大能追逼我」(20节),我们里面的反应,才能让自己知道这种爱是为了地上的福气或天上的基业,还是自己的生命被神的生命所吸引。
  • 「我就像尘土和炉灰一般」(19节),比喻自己像垃圾一样被抛弃了。
  • 「主啊,我呼求祢,祢不应允我;我站起来,祢就定睛看我」(20节),更可译为「我呼求祢,祢不应允我;我站起来,祢只是望着我」(和合本修订本,英文ESV译本)
  • 「祢向我变心,待我残忍,又用大能追逼我」(21节),更可译为「祢对我变得残忍,大能的手追逼我」(和合本修订本,英文ESV译本)

【伯三十24】「然而,人仆倒,岂不伸手?遇灾难岂不求救呢?」

【伯三十25】「人遭难,我岂不为他哭泣呢?人穷乏,我岂不为他忧愁呢?」

【伯三十26】「我仰望得好处,灾祸就到了;我等待光明,黑暗便来了。」

【伯三十27】「我心里烦扰不安,困苦的日子临到我身。」

【伯三十28】「我没有日光就哀哭行去(或作:我面发黑并非因日晒),我在会中站着求救。」

【伯三十29】「我与野狗为弟兄,与鸵鸟为同伴。」

【伯三十30】「我的皮肤黑而脱落,我的骨头因热烧焦。」

【伯三十31】「所以我的琴音变为悲音,我的箫声变为哭声。」

  • 24-31节是悲叹孤独无助的「我」。约伯过去怜悯人、帮助人(24-25节),现在自己有难,却没有「善有善报」。一个惯于发号施令、施舍给予的人,现在低三下四地请求怜悯和帮助,却无人肯施援手(26-28节)。这种内心的刺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 当我们蒙神「赏赐」(一21)的时候,常常可以努力爱人(二十九12-17);但只有被神「收取」(一21)、神和人都没有回报我们的爱的时候(26节),我们里面的反应,才能让自己知道这种爱是为了人前的荣耀或神前的赏赐,还是爱的生命自然结出的爱的果子。
  • 「人仆倒,岂不伸手?遇灾难岂不求救呢?」(24节),可能指别人过去向约伯求救,也可能指约伯现在向神求救。
  • 「我仰望得好处,灾祸就到了;我等待光明,黑暗便来了」(26节),意思是好人没有好报,约伯所敬畏的神、所帮助的人,现在都没有来帮助他。
  • 「野狗」(29节),原文是「龙、蛇、海怪」,比喻约伯被当成怪物、被社会隔绝。约伯原来并不在意外面的财富、健康和地位,以为众人所尊重、所欣赏的是里面的「我」(二十九7-25),即使一无所有,至少还能发出满有恩典的「言语」(二十九22);现在才发现,一旦神收取了「一切所有的」(一11),里面的这个「我」只剩下零,不再有人「仰望我如仰望雨,又张开口如切慕春雨」(二十九23),只能「与野狗为弟兄,与鸵鸟为同伴」(29节)。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我」呢?神试炼我们的生命,到底是要把我们生命从99%炼净到99.9%,还是从0炼到1呢?
  • 每一个面对这段独白的人,都应该以同理心去进入约伯的痛苦。他过去所活出的尊贵与见证,他现在所陷入的痛苦和落差,他始终「没有容口犯罪」(三十一30),这些都使我们无法以超然的姿态对约伯指指点点,更没有资格以优越的态度给约伯作心理辅导。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约伯的独白当作一面镜子,直面我们里面的「肉体」。肉体的原则,就是「体贴肉体」(罗八5)、满足自我。无论怎样貌似属灵,也还是「与神为仇」(罗八7)。因此,神的「赏赐」和「收取」(一21)并不是随心所欲、喜怒无常,而是用「赏赐」来显明人里面的「我」,更用「收取」来暴露这个「我」
    1. 这个「我」是柔和还是刚硬,只要「收取」别人的礼貌,就能暴露真相。
    2. 这个「我」是谦卑还是骄傲,只要「收取」晚辈的尊重,就能暴露真相。
    3. 这个「我」是为主还是为己,只要「收取」眼见的成就,就能暴露真相。
    4. 这个「我」是爱人还是爱己,只要「收取」众人的感激,就能暴露真相。
    5. 这个「我」是热心事奉还是喜欢出头,只要「收取」观众的喝彩,就能暴露真相。
    6. 这个「我」是高举基督还是高举自己,只要「收取」人前的荣耀,就能暴露真相。
    7. 这个「我」是关心教会还是留恋权柄,只要「收取」属灵的地位,就能暴露真相。
    8. 这个「我」是看重生命还是在意福气,只要「收取」事业的成功,就能暴露真相。
    9. 这个「我」是看轻肉身还是麻木迟钝,只要「收取」自己的健康,就能暴露真相。
    10. 这个「我」是慷慨大方还是并不差钱,只要「收取」个人的财富,就能暴露真相。
    11. ……
  • 我们经历苦难的过程,常常是被神「收取」的过程。神让「万事都互相效力」(罗八28),让我们用被「收取」之后的「我」来对比之前的「我」,好更加清楚地认识什么是真正的「我」。当我们真正明白为什么「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一21)的时候,才不会错过「收取」的功课、白白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