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1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十三1】「这一切,我眼都见过;我耳都听过,而且明白。」

【伯十三2】「你们所知道的,我也知道,并非不及你们。」

约伯认为三友关于受苦的大道理人尽皆知,并不能解答他的问题。约伯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把三友比作「无用的医生」(4节)、「炉灰的箴言」、「淤泥的坚垒」(12节)。

【伯十三3】「我真要对全能者说话;我愿与神理论。」

【伯十三4】「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

约伯认为他朋友凭空编造他的罪状、为神说谎。「无用的医生」做出错误的诊断,减轻不了人的伤痛。

【伯十三5】「惟愿你们全然不作声;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

【伯十三6】「请你们听我的辩论,留心听我口中的分诉。」

【伯十三7】「你们要为神说不义的话吗?为祂说诡诈的言语吗?」

【伯十三8】「你们要为神徇情吗?要为祂争论吗?」

【伯十三9】「祂查出你们来,这岂是好吗?人欺哄人,你们也要照样欺哄祂吗?」

我们是否也常常凭着己意为神「说诡诈的言语」来传福音、解释圣经中的难题、替神「辩护」?

【伯十三10】「你们若暗中徇情,他必要责备你们。」

【伯十三11】「祂的尊荣,岂不叫你们惧怕吗?祂的惊吓岂不临到你们吗?」

【伯十三12】「你们以为可记念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你们以为可靠的坚垒是淤泥的坚垒。」

「炉灰的箴言」指没有价值的箴言。「淤泥的坚垒」是无法依靠的。

【伯十三13】「你们不要作声,任凭我吧!让我说话,无论如何我都承当。」

【伯十三14】「我何必把我的肉挂在牙上,将我的命放在手中。」

「把我的肉挂在牙上」意思可能是约伯的话会给他自己带来危险,就像动物用牙齿叼着猎物会引起其他动物的争夺。

【伯十三15】「祂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祂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

「我虽无指望」也可以翻译成「我仍仰望祂」或「我仍要等候祂」,KJV和NIV英文圣经都译作「就算祂要杀我,我还是信祂」。这是何等伟大的信心!约伯已经失望到这样的地步,连自己敬畏的神都能埋怨,但他的信心还没有掉,因为他不是为了任何属世的好处信神,他信神单单是因为神是那位唯一的造物主,除祂之外,别无真神。

【伯十三16】「这要成为我的拯救,因为不虔诚的人不得到祂面前。」

【伯十三17】「你们要细听我的言语,使我所辩论的入你们的耳中。」

【伯十三18】「我已陈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义。」

【伯十三19】「有谁与我争论,我就情愿缄默不言,气绝而亡。」

约伯表示谁再与他争辩,他就死给谁看。实际上他根本停不下来,又进行了两个回合的辩论。之前比勒达说1章(八章),他回两章(九、十章),现在琐法说1章,他回3章(十二至十四章)!因为他实在太痛苦了,觉得三友太无理了。

【伯十三20】「惟有两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开祢的面:」

当约伯在人前得不到安慰的时候,他总是转向神。约伯只求神两件事:收回对他的刑罚(21节),回答他的问题(22节)。

【伯十三21】「就是把祢的手缩回,远离我身;又不使祢的惊惶威吓我。」

【伯十三22】「这样,祢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让我说话,祢回答我。」

【伯十三23】「我的罪孽和罪过有多少呢?求祢叫我知道我的过犯与罪愆。」

约伯并没有说自己是完美无瑕的,但他说自己的过错不该受这么大的苦难,他求神清点一下他的罪。

【伯十三24】「祢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

【伯十三25】「祢要惊动被风吹的叶子吗?要追赶枯干的碎秸吗?」

约伯把自己比作两样最不值钱的东西,他无法理解神为何要惊吓和追讨这么卑贱的人。

【伯十三26】「祢按罪状刑罚我,又使我担当幼年的罪孽;」

约伯认为如果神非要定他的罪,只能是因为「幼年的罪孽」。

【伯十三27】「也把我的脚上了木狗,并窥察我一切的道路,为我的脚掌划定界限。」

约伯视自己如同神的囚犯,脚上木狗,时刻受监视,并在脚掌上加记号,受到象奴隶般的苦楚。

【伯十三28】「我已经像灭绝的烂物,像虫蛀的衣裳。」

当我们看到二十九章约伯过去的富有、尊贵、与现在的天壤之别时,才能理解约伯把自己比作「灭绝的烂物」、「虫蛀的衣裳」时心中的巨大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