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1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十三1】「这一切,我眼都见过;我耳都听过,而且明白。」

【伯十三2】「你们所知道的,我也知道,并非不及你们。」

【伯十三3】「我真要对全能者说话;我愿与神理论。」

【伯十三4】「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

【伯十三5】「惟愿你们全然不作声;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

  • 光谈论神是不够的,约伯可以和任何人谈得一样好:「你们所知道的,我也知道」(2节)。但对约伯来说,光有人尽皆知的大道理是不够的,他需要知道这些道理如何应用到自己的生命里,解决心中的疑惑。所以他坚持「要对全能者说话」(2节),只有神自己才能启示祂的作为。
  • 约伯两次强调:「你们所知道的,我也知道,并非不及你们」(2节;十二3)。这话揭示了一个重要的真相:约伯与三位朋友的辩论,实际上是受苦的约伯与安逸的约伯辩论,是被拆毁的约伯与过去的约伯辩论(十六4);约伯对朋友的拒绝,实际上就是他对自我的否定。神借着苦难、借着三个工具,使约伯逐渐脱离了里面的那个「我」,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神,都有了越来越全新的认识。
  • 「我愿与神理论」(3节)可译为「我愿向神辨明我的案情」(英文ESV译本),约伯不是为了争个输赢,而是要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我的罪孽和罪过有多少呢?求祢叫我知道我的过犯与罪愆」(23节)。既然朋友们都无法提供解释(4节),真相就只能从神而来。
  • 约伯挖苦三位朋友「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4节),认为他们断定他因罪受罚,有如为神说谎(6-12节);就像「无用的医生」(4节)做出错误的诊断,并不能减轻人的伤痛,还不如全然不作声(5节)。我们在劝勉人、安慰人的时候,是否也会替人诊断出臆想出来的疾病,开出无用的处方,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人,而是为了自圆其说、掩饰自己属灵的无知?如果我们承认自己的有限和无知,存「温柔的心」(加六1)互相担当「各人的重担」(加六2),反而更能造就人、挽回人,因为「愚昧人若静默不言也可算为智慧;闭口不说也可算为聪明」(箴十七28)。
  • 第2节重复了十三3,因为十二2到十三5是一个完整的对称结构,以你们死亡,智慧也就灭没了(十二2)开始,又以这就算为你们的智慧(5节)结束:
    • A. 讽刺三友的智慧(十二2-3);
    •  B. 约伯向神求告(十二4);
    •   C. 约伯的智慧并没有不及三友(十二5-6);
    •    D. 当从神的作为中寻找智慧(十二7-12);
    •     E. 神的智慧和能力(十二13);
    •    D1. 当从神的作为中寻找智慧(十二14-25);
    •   C1. 约伯的智慧并没有不及三友(十三1-2);
    •  B1. 约伯向神求告(十三3);
    • A1. 讽刺三友的智慧(十三4-5)。

【伯十三6】「请你们听我的辩论,留心听我口中的分诉。」

【伯十三7】「你们要为神说不义的话吗?为祂说诡诈的言语吗?」

【伯十三8】「你们要为神徇情吗?要为祂争论吗?」

【伯十三9】「祂查出你们来,这岂是好吗?人欺哄人,你们也要照样欺哄祂吗?」

【伯十三10】「你们若暗中徇情,祂必要责备你们。」

【伯十三11】「祂的尊荣岂不叫你们惧怕吗?祂的惊吓岂不临到你们吗?」

【伯十三12】「你们以为可记念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你们以为可靠的坚垒是淤泥的坚垒。」

  • 「你们要为神徇情吗?要为祂争论吗」(8节),原文是「你们要抬起祂的脸来吗」,意思是自作聪明地用谎言来偏袒真理的神。
  • 「祂的尊荣岂不叫你们惧怕吗?祂的惊吓岂不临到你们吗?」(11节),意思是三位朋友其实并不惧怕神,所以敢凭己意替神撒谎。「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林后五11),反过来说,如果我们不知道主是可畏的,就没有资格去劝勉人。
  • 炉灰可以与水混和,用来临时书写,但很容易被涂抹。「炉灰的箴言」(12节),比喻三位朋友的话并没有真实的价值,是「为神说不义的话」(7节)、「为祂说诡诈的言语」(7节)。
  • 「淤泥的坚垒」(12节),原文是「粘土的防御」。古代中东人用粘土混合稻草谷壳制造泥砖,经过窑烧的泥砖十分结实。但迦南地一带缺少木柴,泥砖是晒干的,所建的城墙并不能抵御攻击。「淤泥的坚垒」,比喻三位朋友的话毫无用处,只是「欺哄」(9节)神。
  • 约伯责备朋友们为了讨好神而「欺哄祂」(9节),必要遭到神的责备(10-12节)。当我们传道、护教、答疑得时候,有没有凭着己意「为神说不义的话」、「为祂说诡诈的言语」呢?有没有「帮神说谎」,把福音简化成「信耶稣得平安」吗?
  • 约伯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把三友比作「无用的医生」(4节)、「炉灰的箴言」、「淤泥的坚垒」;不但辩论精彩,挖苦人的口才也是一流。当约伯「忘记」用敬虔的标准来约束自己的时候,说话就越来越血气;当我们忘记「属灵伪装」的时候,口舌就会暴露我们生命的本相:「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23)。
上图:古埃及十二王朝(主前1991-1802年)的泥砖,上面印着印。先存于伦敦皮特里埃及考古博物馆(The Petrie Museum of Egyptian Archaeology)。

上图:古埃及十二王朝(主前1991-1802年)的泥砖,上面印着印。先存于伦敦皮特里埃及考古博物馆(The Petrie Museum of Egyptian Archaeology)。

上图: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地区的现代泥砖。

上图: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地区的现代泥砖。

【伯十三13】「你们不要作声,任凭我吧!让我说话,无论如何我都承当。」

【伯十三14】「我何必把我的肉挂在牙上,将我的命放在手中。」

【伯十三15】「祂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祂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

【伯十三16】「这要成为我的拯救,因为不虔诚的人不得到祂面前。」

【伯十三17】「你们要细听我的言语,使我所辩论的入你们的耳中。」

【伯十三18】「我已陈明我的案,知道自己有义。」

【伯十三19】「有谁与我争论,我就情愿缄默不言,气绝而亡。」

  • 13-19节的每一句都充满了「我」,是约伯的「我」与人的争论。
  • 「把我的肉挂在牙上」(14节),意思不能确定,可能比喻约伯的话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就像动物用牙齿叼着猎物,会引起其他动物的争夺。
  • 「辨明」(10节)原文和「理论」(3节)、「责备」(10节)都是同一个词,本章的重点就是「辨明」。
  • 「祂必杀我;我虽无指望」(15节),原文直译是「看哪,祂要杀我,但我仍要等候、仰望祂」(15节),可译为「祂即便杀我,我也要信靠祂」(英文KJV译本」,或「祂即便杀我,我也要仰望祂」(英文ESV、NASB、NIV译本」,表明约伯坚持自己无罪(18节),也坚信神是公平、公义的(16节)。约伯完全不能理解神在自己身上工作的原因,但他的信心却没有掉,因为真正的信心,不是相信神会赐福,而是相信神是公义良善、大有能力的造物主,除祂以外「再没有真神」(赛四十四6)。
  • 「有谁与我争论,我就情愿缄默不言,气绝而亡」(19节),换句话说,就是谁再与他争辩,他就死给谁看。但实际上,约伯根本停不下来,此后又争辩了两个回合,因为他实在太痛苦了,不吐不快。但即使这样,约伯也不肯用「认罪-赦免-蒙福」的「属灵公式」去换取祝福,而是一定要搞清自己与神之间的关系出了什么问题,坚持向神说出心声,「让我说话,无论如何我都承当」(13节)。这就大大羞辱了撒但的指控:「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一9),因为约伯可以什么都不要,单单要与神的「密友之情」(二十九4)。

【伯十三20】「惟有两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开祢的面:」

【伯十三21】「就是把祢的手缩回,远离我身;又不使祢的惊惶威吓我。」

【伯十三22】「这样,祢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让我说话,祢回答我。」

【伯十三23】「我的罪孽和罪过有多少呢?求祢叫我知道我的过犯与罪愆。」

  • 「躲开祢的面」(20节),原文与该隐说的「不见祢的面」(创四14)是同样的用词。因此,「我就不躲开祢的面」(20节),不是与神讨价还价,而是说「我就不会从祢的面前被驱逐」。约伯不是要向神隐藏,而是无法忍受神向他隐藏:「祢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24节)。因此,以利法劝告约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五17),只是公式化的说教;而比勒达(八5)与琐法(十一13)劝说约伯寻求神,完全是多余。
  • 「祢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让我说话,祢回答我」(22节),表明神若不主动,人根本没有资格与神对话。表面上,是人主动决志、祷告、事奉,实际上是神先呼召:「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
  • 约伯从来都没有否认自己会犯罪,所以很直爽地承认「幼年的罪孽」(26节)。但他一定要知道这次是什么特别的罪,使得神向他「掩面」(24节)不顾、把他「当仇敌」(24节)。他一口气列举了四种可能的「罪孽和罪过」(23节)、「过犯与罪愆」(23节),将自己赤露敞开,求神让他清清楚楚地「知道」(23节)。

【伯十三24】「祢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

【伯十三25】「祢要惊动被风吹的叶子吗?要追赶枯干的碎秸吗?」

【伯十三26】「祢按罪状刑罚我,又使我担当幼年的罪孽;」

【伯十三27】「也把我的脚上了木狗,并窥察我一切的道路,为我的脚掌划定界限。」

【伯十三28】「我已经像灭绝的烂物,像虫蛀的衣裳。」

  • 「仇敌 אֹיֵב/o·yav’」(24节)原文与「约伯 אִיּוֹב/e·yove’」读音相近、字义相关。琐法的无礼,刺激约伯直面自己内心深处最大的苦痛,是「祢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24节)?过去,他在绝望盼望中述说「祢到何时才转眼不看我」(七19)。现在,他才道出是害怕被神「当仇敌」,所以又呼求「祢为何掩面」,「在祂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15节)。这是约伯最纠结的地方。
  • 「祢按罪状刑罚我」(26节),可译为「祢写下了刑罚我的悲苦事」(英文ESV译本)。
  • 「把我的脚上了木狗」(27节),形容自己就像神的囚犯。「窥察我一切的道路」(27节),意思是「察看我一切的行为」。「为我的脚掌划定界限」(27节),意思不能确定,可能是「连我的脚印你也查看」
  • 24-28节是约伯形容自己悲惨、脆弱和无助,但他最关心却不是这些苦难,而是「祢为何掩面、拿我当仇敌呢」。20-28节几乎一句都充满了「我」(除了25节),也充满了「祢」(除了27-28节),是约伯向神的倾述。当我们陷入苦难之中的时候,真正使我们痛苦的也不是苦难本身,而是我们得罪神了吗?祂真的在乎我们吗?祂真的存在吗?苦难对信徒最大的挑战,就是动摇我们与神的密友之情(二十九4);而苦难对信徒最大的造就,也在于经历祂与我们一同「行过死荫的幽谷」(诗二十三4),最终享受更丰盛的生命筵席(诗二十三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