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1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十1】「我厌烦我的性命,必由着自己述说我的哀情;因心里苦恼,我要说话,」

【伯十2】「对神说: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祢为何与我争辩?」

【伯十3】「祢手所造的,祢又欺压,又藐视,却光照恶人的计谋。这事祢以为美吗?」

【伯十4】「祢的眼岂是肉眼?祢查看岂像人查看吗?」

【伯十5】「祢的日子岂像人的日子,祢的年岁岂像人的年岁,」

【伯十6】「就追问我的罪孽,寻察我的罪过吗?」

【伯十7】「其实,祢知道我没有罪恶,并没有能救我脱离祢手的。」

  • 三位朋友只是在谈论神,约伯却是向神「述说」(1节)。三位朋友的神似乎高高在上,置身事外;而约伯的神却与他有「密友之情」(二十九4),置身关系之中。所以约伯虽然厌烦性命,但因心里苦恼,还要说话(1节)。
  • 「不要定我有罪」(2节),意思是不要让自己的遭遇像被神定罪的人一样。
  • 「要指示我,祢为何与我争辩」(2节),指约伯真的不明白自己与神的关系出了什么问题。人若为了标榜属灵、或者换取赦免,就违心地承认自己都不认同的罪名,在神眼里并不是真正的认罪悔改。
  • 「这事祢以为美吗」(3节),原文是「这事祢认为好吗」。「美」原文是「好的、喜悦的」。约伯并不是指责神不公正,而是看到「祢手所造的,祢又欺压,又藐视,却光照恶人的计谋」(3节)的事实,无法理解神这样做的美意是什么。这个问题问对了方向,因为神在我们身上一切的工作,必有祂眼中最「美」的旨意。
  • 「祢的眼岂是肉眼?祢查看岂像人查看吗」(4节),意思是神的判断既然不会错误,那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呢——「祢知道我没有罪恶」(7节)啊!
  • 「祢的日子岂像人的日子,祢的年岁岂像人的年岁」(5节),意思是神为什么像人有时间限制,还没说明约伯的罪孽,就急着报应约伯的罪过(6节)——「并没有能救我脱离祢手的」(7节)啊!
上图:墨西哥耶稣会画家贡萨洛(Gonzalo Carrasco Espinosa,1859-1936年)1881年的油画《约伯在粪堆中 Job on the Dunghill》,描绘「我厌烦我的性命,必由着自己述说我的哀情;因心里苦恼,我要说话」(伯十1)。

上图:墨西哥耶稣会画家贡萨洛(Gonzalo Carrasco Espinosa,1859-1936年)1881年的油画《约伯在粪堆中 Job on the Dunghill》,描绘「我厌烦我的性命,必由着自己述说我的哀情;因心里苦恼,我要说话」(伯十1)。

【伯十8】「祢的手创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体,祢还要毁灭我。」

【伯十9】「求祢记念——制造我如抟泥一般,祢还要使我归于尘土吗?」

【伯十10】「祢不是倒出我来好像奶,使我凝结如同奶饼吗?」

【伯十11】「祢以皮和肉为衣给我穿上,用骨与筋把我全体联络。」

【伯十12】「祢将生命和慈爱赐给我;祢也眷顾保全我的心灵。」

【伯十13】「然而,祢待我的这些事早已藏在祢心里;我知道祢久有此意。」

  • 「创造 עָצַב/ä·tsav’」(8节)的原文在圣经中只出现了17次,也被译为「忧伤」(创六6)、「损伤」(传十9)。而「造就 עָשָׂה/ä·sä’」(8节)的原文就是「造」(创一6;六6)、「制造」(9节)。在圣经中,原文只有两处同时使用了「创造 עָצַב/ä·tsav’」和「造就 עָשָׂה/ä·sä’」这两个词,一处是「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六6),另一处就是「祢的手创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体,祢还要毁灭我」(8节)。因此,这是一句非常特别的话,道出了藏在神心里已久的意念(13节)。
  • 「毁灭」(8节),又被译为「吞」(创四十一7;出七12;民十六30;申十一6;撒下十七16)。「祢还要毁灭我」(8节),并不是约伯无端指责神,而是因为他绝对相信神掌管一切;也不是约伯夸大其词,因为神自己也使用了「毁灭」(二8)这个词。
  • 「慈爱」(12节),原文是「良善、慈爱、忠诚」,特指信实守约的爱。神把「生命和慈爱」(12节)赐给人,表明「生命」就是生命之约。神借着「创造」应许了生命、肯定了生命,现在却要「毁灭」自己精心的工作(10-12节),使人「归于尘土」(9节),所以让约伯百思不得其解。
  • 8-13节的每一句都充满了「我」,也充满了「祢」。这个「我」在「祢」的眼中到底有什么意义?生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神的「创造」难道只是为了「毁灭」吗?约伯完全想不明白,但他却始终确信神有智慧和能力(九4):「祢待我的这些事早已藏在祢心里;我知道祢久有此意」(13节)。这个信心使他能一直朝着正确的方向摸索,以致神称赞约伯对神的「议论」(四十二7)完全正确。但是,虽然约伯相信神一定有更高、更美的意念,但在真相大白之前,却不得不在信心中苦苦挣扎。信心若缺乏完备的真理,信心越大,也越容易痛苦;唯有建立在真理之上的信心,才能让我们里面得安息。

【伯十14】「我若犯罪,祢就察看我,并不赦免我的罪孽。」

【伯十15】「我若行恶,便有了祸;我若为义,也不敢抬头,正是满心羞愧,眼见我的苦情。」

【伯十16】「我若昂首自得,祢就追捕我如狮子,又在我身上显出奇能。」

【伯十17】「祢重立见证攻击我,向我加增恼怒,如军兵更换着攻击我。」

  • 约伯再次回到先前的痛苦之中,14-17节也是每一句都充满了「我」,用一连串的「若」(14、15、16节)来表达这个「我」被神对付时的困惑。
  • 「我若为义,也不敢抬头」(15节),意思可能是约伯即使自认为无罪,但神若不承认,他也不能被算为无罪。
  • 「正是满心羞愧,眼见我的苦情」(15节),可译为「因为饱受羞辱,看我的苦情」(英文ESV译本),意思是根据因果报应的原则,约伯的苦难实际上向人宣告:自己正被神惩罚。
  • 「重立见证」(17节),原文是「更新证人、更新证据」,意思是「找到新的罪名」。

【伯十18】「祢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当时气绝,无人得见我;」

【伯十19】「这样,就如没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坟墓。」

【伯十20-21】「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吗?求祢停手宽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荫之地以先——可以稍得畅快。」

【伯十22】「那地甚是幽暗,是死荫混沌之地;那里的光好像幽暗。」

  • 约伯再一次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出生(18-19节;三11),也没有要求病得医治,而是希望自己在临死之前「可以稍得畅快」(21节)。如果不能与神恢复密友之情(二十九4),神创造的高峰——生命——就会成了约伯的重担,甚至让他「厌烦我的性命」(1节)。这正是神在他身上工作的结果:人若欣赏旧的生命,而不能得着新的生命;人若厌烦肉体的生命,才能向往属灵的生命;人只有被神带到死地(20-21节)、与基督「一同埋葬」(西二12),才能与基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正如主耶稣所宣告的:「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十六25)。
  • 约伯对比勒达的第一次回应结束了。比勒达的道理肤浅,言语却更重,无端揣测约伯和他儿女的罪(八4、20),把约伯推向了更加痛苦的深渊。但比勒达这个工具在神手中的用途,却是引导约伯承认自己真理面前的无知(九5-12),启发他对神的公义和主权(九22-24)进行更全面、深刻的思考,让百口莫辩的约伯渴望有一位「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九33)。而这些思考使约伯进一步思想神到底有何「美」(3节)意,神对生命的旨意到底是什么(8-13节)。约伯相信神既「创造」(8节)、又「毁灭」(8节),并且「久有此意」(13节)。这虽然让他困惑,但却使他朝着正确的方向摸索,一步一步地接近了终极的答案——因为「创造」和「毁灭」,就是神要在他身上所做的工作!但神不是为了「毁灭」而「创造」(8-9节),而是为了「创造」而「毁灭」。当我们鄙视别人的肤浅幼稚时,有没有想过那就是神打发来启发我们思考的「比勒达」呢?
  • 虽然约伯看见了一丝亮光,但很快又陷入死亡的「幽暗」(22节)之中。因此,神不允许约伯继续停留在「幽暗」里,祂还要使用第三个工具,推动约伯在「幽暗」之中继续向着生命前行。人有了神儿子的生命,才能脱离死亡的「幽暗」(22节),使徒才能在「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林后一8)的时候,仍然在自己「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四10)。福音从来不保证人可以比约伯少受苦难,反倒要人与基督「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三10);人若逃避苦难,只追求恩典、平安、祝福,就永远也不可能体会「神爱世人」(约三16),更不可能「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加六14)。但福音向我们保证:神在我们生命中的工作,也会像在约伯身上一样,既有「创造」、又有「毁灭」;祂要先拆毁旧人、再建造新人,把更好得「生命和慈爱」(12节)赐给祂所拣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