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八1】「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

【伯八2】「这些话你要说到几时?口中的言语如狂风要到几时呢?」

【伯八3】「神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

【伯八4】「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祂;祂使他们受报应。」

【伯八5】「你若殷勤地寻求神,向全能者恳求;」

【伯八6】「你若清洁正直,祂必定为你起来,使你公义的居所兴旺。」

【伯八7】「你起初虽然微小,终久必甚发达。」

  • 「比勒达」(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困惑的爱」。朋友们希望以利法的长篇讲论可以使约伯哑口无言,没想到以利法说了多少(四1-五27,共48节),约伯就回了多少(六1-七21,共51节),所以比勒达说:「这些话你要说到几时」(2节)?
  • 「口中的言语如狂风」(2节),与约伯所说的「绝望人的讲论既然如风」(六26)针锋相对,是责备约伯的言语对神不恭敬。
  • 「神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3节),比勒达高举神的「公义」,却忽略了神的怜悯,其实是用人肤浅的神学去限制神。「耶和华有恩惠,有公义;我们的神以怜悯为怀」(诗一百一十八5),祂为了挽回走迷的罪人,甚至用「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三18)。如果「公义」就是立刻惩罚罪孽,地上还有几人能活到今天呢?
  • 约伯非常关心儿女的灵性,经常为他们献祭赎罪(一5),失去儿女是他极大的伤痛。但比勒达却断言有果必有因,无端揣测「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祂;祂使他们受报应」(4节),无疑是雪上加霜。实际上,苦难并不都是因为当事人的罪,也可能「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九3)。
  • 「向全能者恳求」(5节),意思是请求赦罪。
  • 神两次称赞约伯:「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一8;二3),但比勒达却按着自己的逻辑由果循因,论断约伯没有「殷勤地寻求神」(5节),并不「清洁正直」(6节)。
  • 「你起初虽然微小,终久必甚发达」(7节),这只是比勒达的臆想,并不是真理的原则,但却被一些人当作励志成功的金句、建立巨型教会的应许。他们按照比勒达的建议,用「寻求神」和「清洁正直」来交换「兴旺」(6节)、「发达」(7节),恰恰证实了撒但的指控:他们「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一9)。实际上,神最后责备了比勒达似是而非的议论(四十二9);而约伯所寻求的,根本不是物质的兴旺发达,而是与神恢复「密友之情」(二十九4)。

【伯八8】「请你考问前代,追念他们的列祖所查究的。」

【伯八9】「我们不过从昨日才有,一无所知;我们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儿。」

【伯八10】「他们岂不指教你、告诉你,从心里发出言语来呢?」

  • 比勒达承认自己「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儿」(9节),但却不承认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以为只要倚靠长寿的古人的经验,错误积累多了,就可以变成真理。
  • 人的道理越幼稚,就越爱高举传统,以为只要诉诸传统,就能带上权威光环。比勒达自己缺乏理论深度,就抬出古人的教训当作权威(8代),「拉大旗作虎皮」。

【伯八11】「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

【伯八12】「尚青的时候,还没有割下,比百样的草先枯槁。」

【伯八13】「凡忘记神的人,景况也是这样;不虔敬人的指望要灭没。」

【伯八14】「他所仰赖的必折断;他所倚靠的是蜘蛛网。」

【伯八15】「他要倚靠房屋,房屋却站立不住;他要抓住房屋,房屋却不能存留。」

【伯八16】「他在日光之下发青,蔓子爬满了园子;」

【伯八17】「他的根盘绕石堆,扎入石地。」

【伯八18】「他若从本地被拔出,那地就不认识他,说:我没有见过你。」

【伯八19】「看哪,这就是他道中之乐;以后必另有人从地而生。」

  • 「蒲草」(11节)生长于埃及的尼罗河沿岸,迦南地也很常见。「芦荻」(11节)是「蒲草」的别名。蒲草可以长到3米多,但若缺水,就会迅速枯萎。「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芦荻没有水岂能生发」(11节),意思是「忘记神的人」(13节)既然离弃神,就会像蒲草离开泥和水一样很快枯干(13节)。
  • 「蜘蛛网」(14节),原文是「蜘蛛的房屋」,与后面的「房屋」(15节)对应。比喻恶人的倚靠就像蜘蛛网一样脆弱。
  • 16-19节把「不虔敬人」(13节)比喻为爬墙的蔓子,看起来非常茂盛,但却很容易被连根拔除。「道中之乐」(19节),意思可能是「腐烂在路上」,被别的植物取代。
  • 人的道理越肤浅,就越喜欢煽情,以为只要修辞够好,论证就有力量。11-19节是非常出色的诗歌,比勒达对恶人的描绘与以利法对义人描写恰成一对(五17-26),但这种因果报应的简单模式,只能出现在诗歌之中,与复杂的人生现实并不相符。文采虽然斐然,但却空洞无物。
上图:尼罗河岸边生长的芦荻,也就是蒲草。

上图:尼罗河岸边生长的芦荻,也就是蒲草。

【伯八20】「神必不丢弃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恶人。」

【伯八21】「他还要以喜笑充满你的口,以欢呼充满你的嘴。」

【伯八22】「恨恶你的要披戴惭愧;恶人的帐棚必归于无有。」

  • 20-22节听起来是正面的劝勉,实际上是断言约伯就是那「邪恶人」(20节)。
  • 「神必不丢弃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恶人」(20节),这句话并不能当作公式到处套用。比勒达的逻辑继续发展下去,实际上就是犹太领袖们在十字架下对主耶稣的戏弄:「祂倚靠神,神若喜悦祂,现在可以救祂」(太二十七43)。
  • 比勒达是神用来对付约伯、造作约伯的第二个工具,他的观点与以利法相同,修养却差了不少。他简单地把人分成「完全人」和邪恶人」,堆积修辞来描述「不虔敬人」(13节)的下场,认定约伯就是应当悔改的「恶人」(22节)。患难见真情,但真情未必是真理。比勒达不远千里地来表达同情,一旦发现约旦不肯接受自己的观点,竟然转而妄加揣测、横加指责。人的劝勉和安慰若是出于肉体,表面上是为了别人的好处,实际上是为了填补自己灵里的空虚;所以常常为了坚持而坚持,无论是引用权威、还是煽情修辞,都不是根据真理,所以并不能造就人。
  • 三位朋友的言语越来越重,对约伯的打击也越来越大,而神在约伯身上的工作也越来越深。我们平时感到一点委屈、受到一点不公,心里就已经很难忍受了,何况苦难中的约伯呢?但这三位朋友都是神所使用的工具,神正是要让他们自以为是地论断约伯,好一点一点地清理他里面深处的生命死角。今天,当我们受到对付、受到打击、受到委屈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些工具之后神做工的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