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2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二十五1】「亚玛谢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亲名叫约耶但,是耶路撒冷人。」

【代下二十五2】「亚玛谢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只是心不专诚。」

【代下二十五3】「国一坚定,就把杀他父王的臣仆杀了,」

【代下二十五4】「却没有治死他们的儿子,是照摩西律法书上耶和华所吩咐的说:『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各人要为本身的罪而死。』」

  • 「心不专诚」(2节),指亚玛谢「不如他祖大卫」(王下十四3)「专心顺从耶和华」(王上十一6)。
  • 「杀他父王的臣仆」(3节)指「亚扪妇人示米押的儿子撒拔和摩押妇人示米利的儿子约萨拔」(二十四26)。
  • 亚玛谢起初「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节),顺服神所吩咐的「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4节;申二十四16)。但他却没有彻底顺服的心,所以对神「心不专诚」,一半顺服神、一半体贴自己,结果有始无终、属灵的光景每况愈下。「心不专诚」是约阿施和亚玛谢的共同问题,也是今天许多信徒的共同弱点。所以圣灵提醒我们:「心怀二意的人哪,要清洁你们的心」(雅四8)!

【代下二十五5】「亚玛谢招聚犹大人,按着犹大和便雅悯的宗族设立千夫长、百夫长,又数点人数,从二十岁以外,能拿枪拿盾牌出去打仗的精兵共有三十万;」

【代下二十五6】「又用银子一百他连得,从以色列招募了十万大能的勇士。」

【代下二十五7】「有一个神人来见亚玛谢,对他说:『王啊,不要使以色列的军兵与你同去,因为耶和华不与以色列人以法莲的后裔同在。」

【代下二十五8】「你若一定要去,就奋勇争战吧!但神必使你败在敌人面前;因为神能助人得胜,也能使人倾败。』」

  • 「以法莲」(7节)代指北国以色列。此时北国已不再是与约沙法结亲的亚哈王朝,而是取代亚哈的耶户王朝。
  • 有神同在,就能胜过一切人的力量,但人若「心不专诚」(2节)、与不信的北国军兵「同去」(7节),就拦阻了神的「同在」(7节)。我们不要以为没有神的同在不要紧,只要有人可靠,还是有机会得胜;因为「神能助人得胜,也能使人倾败」(8节),神的百姓若想靠人,祂必会用失败来管教我们。

【代下二十五9】「亚玛谢问神人说:『我给了以色列军的那一百他连得银子怎么样呢?』神人回答说:『耶和华能把更多的赐给你。』」

  • 亚玛谢「心不专诚」(2节),在神的旨意面前表面顺服,心里却还在权衡利益得失,所以问:「我给了以色列军的那一百他连得银子怎么样呢」(9节)?
  • 今天,我们也常常和亚玛谢一样,一面好像顺服、一面计较代价;表面愿意全然摆上,心中却暗暗计算「属灵的名利得失」。

【代下二十五10】「于是亚玛谢将那从以法莲来的军兵分别出来,叫他们回家去。故此,他们甚恼怒犹大人,气忿忿地回家去了。」

【代下二十五11】「亚玛谢壮起胆来,率领他的民到盐谷,杀了西珥人一万。」

【代下二十五12】犹大人又生擒了一万带到山崖上,从那里把他们扔下去,以致他们都摔碎了。

【代下二十五13】「但亚玛谢所打发回去、不许一同出征的那些军兵攻打犹大各城,从撒马利亚直到伯·和仑,杀了三千人,抢了许多财物。」

  • 「盐谷」(11节)位于死海南方的亚拉巴峡谷,「西珥人」(11节)指以东人。大卫曾经在盐谷「杀了以东一万八千人」(代上十八12;撒下八13 )。过去,亚玛谢的曾祖父约兰王试图平定以东人的叛乱,结果大败而归,以东脱离犹大独立(二十一8-10)。现在,亚玛谢却像大卫一样在「盐谷」大大得胜,战功超过约兰、直追大卫,不由得「心高气傲」(19节)起来。
  • 「从撒马利亚直到伯·和仑」(13节),指北国与南国之间的城市。
  • 亚玛谢所付的「银子一百他连得」(6节)只是聘请北国雇佣兵的订金,更大的收益是得胜后的掠物。所以不让雇佣兵参战,他们就「甚恼怒犹大人」(10节),反过来攻打犹大各城、「抢了许多财物」(13节)。这正好证明神的警告是正确的(7节),但亚玛谢却可能因此认为神没有兑现承诺补偿他(9节),所以把以东的偶像「立为自己的神」(14节),想从外邦偶像那里多得一些好处。
上图:伯·和仑的上坡路(Ascent of Beth-horon),是古代从沿海平原(如港口约帕)到中央山地(如耶路撒冷、伯特利)的必经之路。照片摄于1955-1977年,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

上图:伯·和仑的上坡路(Ascent of Beth-horon),是古代从沿海平原(如港口约帕)到中央山地(如耶路撒冷、伯特利)的必经之路。照片摄于1955-1977年,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

【代下二十五14】「亚玛谢杀了以东人回来,就把西珥的神像带回,立为自己的神,在它面前叩拜烧香。」

【代下二十五15】「因此,耶和华的怒气向亚玛谢发作,就差一个先知去见他,说:『这些神不能救它的民脱离你的手,你为何寻求它呢?』」

【代下二十五16】「先知与王说话的时候,王对他说:『谁立你作王的谋士呢?你住口吧!为何找打呢?』先知就止住了,又说:『你行这事,不听从我的劝戒,我知道神定意要灭你。』」

  • 亚玛谢靠神打了胜仗,却无视神的恩典,狂妄地拒绝了先知的劝戒(16节),愚昧地把被打败的以东的偶像「立为自己的神」(14节)。他的仗是打胜了,人却失败了。人生成功得意之日,正是撒但试探来临之时。在我们得胜的时候,务要警醒,因为从属灵的巅峰跌入深谷只有一步之遥。人若只是口头感谢神,心里却以此「矜夸」(19节),有意无意地显摆自己为神的摆上,把成就归功于人的热心爱主、大有恩赐,把失败归咎于同工的冷淡、会众的挂名,也会像亚玛谢一样把人的敬虔、热心和恩赐「立为自己的神」。
  • 亚玛谢之前能听从先知的话(7-8节),是因为当时面对极大的争战,投入巨大(6节)、又没有得胜的把握,所以不敢放肆,不愿得罪神。现在既已大大得胜,自信心爆棚,就暴露出本相里的「心高气傲」(19节),再也听不进神的话了。每个信徒都应当问自己:我们是甘心寻求神,还是和亚玛谢一样「心不专诚」(2节)、不得已才顺服神呢?
  • 犹太传统认为,先知以赛亚的父亲「亚摩斯」(王下十九2)是亚玛谢的兄弟(《他勒目 Talmud》Sotah 10b:3;Megillah 10b:13)、劝亚玛谢遣返以色列雇佣军的那位神人(7-9节;《米大示 Midrash》Seder Olam Rabbah 20)。

【代下二十五17】「犹大王亚玛谢与群臣商议,就差遣使者去见耶户的孙子、约哈斯的儿子、以色列王约阿施,说:『你来,我们二人相见于战场。』」

【代下二十五18】「以色列王约阿施差遣使者去见犹大王亚玛谢,说:『黎巴嫩的蒺藜差遣使者去见黎巴嫩的香柏树,说:“将你的女儿给我儿子为妻。”后来黎巴嫩有一个野兽经过,把蒺藜践踏了。」

【代下二十五19】「你说:“看哪,我打败了以东人”,你就心高气傲,以致矜夸。你在家里安居就罢了,为何要惹祸使自己和犹大国一同败亡呢?』」

  • 成功自信、「心高气傲」(19节)的亚玛谢不再寻求神的旨意,而是与人商议、鲁莽挑衅(17节),想靠自己的力量报复北国(13节),结果惹来了更大的灾难。这正是:「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
  • 「蒺藜」(18节)代表南国犹大,「香柏树」(18节)代表北国以色列,「野兽」(18节)代表敌军。以色列王的这个寓言,是夸口自己强大如香柏树,犹大王只不过是低矮的荆棘,虽然骄傲地想和香柏树平起平坐,实际上根本不堪一击。

【代下二十五20】「亚玛谢却不肯听从。这是出乎神,好将他们交在敌人手里,因为他们寻求以东的神。」

【代下二十五21】「于是以色列王约阿施上来,在犹大的伯·示麦与犹大王亚玛谢相见于战场。」

【代下二十五22】「犹大人败在以色列人面前,各自逃回家里去了。」

【代下二十五23】「以色列王约阿施在伯·示麦擒住约哈斯(就是亚哈谢)的孙子、约阿施的儿子、犹大王亚玛谢,将他带到耶路撒冷,又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从以法莲门直到角门,共四百肘;」

【代下二十五24】「又将俄别·以东所看守神殿里的一切金银和器皿,与王宫里的财宝都拿了去,并带人去为质,就回撒马利亚去了。」

  • 亚玛谢可能在执政第十四年(《犹太古史记》卷9第9章203节),狂妄地向北国以色列宣战、结果自取其辱。实际上,这是出于神的管教,因为他不肯专心寻求自己的神,而是「寻求以东的神」(20节)。
  • 「伯·示麦」(23节)位于犹大境内示非拉丘陵和沿海平原的交界处,二王在犹大境内、而不是以色列境内决战,表明北国占有优势。过去,被掳的约柜打败了非利士人的偶像,非利士人乖乖地把约柜送回「伯·示麦」(撒上六9);现在,「寻求以东的神」亚玛谢却在「伯·示麦」惨遭失败,形成鲜明对比。
  • 「俄别·以东」(24节)及其后裔负责看守圣殿府库(代上十五18;二十六15)。
  • 几年前,亚兰人刚刚从耶路撒冷劫掠了财货(二十四23),现在,以色列王约阿施又再次将「神殿里的一切金银和器皿,与王宫里的财宝都拿了去」(24节)。神的百姓越是高举自己的「心高气傲」(19节),神越要夺去人赖以「矜夸」(19节)的。而北国以色列王竟敢劫掠圣殿里的金银和器皿,完全不把神放在眼里,因此,「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赛二12)。
  • 亚玛谢被俘之后,贪生怕死,说服耶路撒冷的守军打开城门投降(《犹太古史记》卷9第9章第200-201节),所以才被约阿施拆毁了西北角四百肘城墙(23节),并「带人去为质」(24节)。亚玛谢也被掳为人质(《犹太古史记》卷9第9章第203节)。
上图:从伯示麦遗址看牛车运约柜来的道路。

上图:从伯示麦遗址看牛车运约柜来的道路。

【代下二十五25】「以色列王约哈斯的儿子约阿施死后,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又活了十五年。」

【代下二十五26】「亚玛谢其余的事,自始至终不都写在犹大和以色列诸王记上吗?」

【代下二十五27】「自从亚玛谢离弃耶和华之后,在耶路撒冷有人背叛他,他就逃到拉吉;叛党却打发人到拉吉,将他杀了。」

【代下二十五28】「人就用马将他的尸首驮回,葬在犹大京城他列祖的坟地里。 」

  • 离弃神的「亚玛谢又活了十五年」(25节),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拉吉避难(27节),但这段时间在神面前完全不被记念;因为人既离弃神,所以神也离弃人(二十四20)。「亚玛谢离弃耶和华之后」(27节),就「不肯听从」(20节)神,而是偏行己路。但人的顽梗和自以为是,本身就是出乎神」(20节)的惩罚;因为这些路都是通向死亡的路,结果是被人「用马将他的尸首驮回」(28节)。
  • 亚玛谢的人生分成五个阶段,和他父亲约阿施一样虎头蛇尾、有始无终,一步一步地走下坡路:
    1. 治死杀王之人,一开始顺服律法(1-4节);
    2. 打败以东之后,体贴肉体、心高气傲(5-6节);
    3. 不听劝阻挑战北国,结果惨败被掳(17-24节);
    4. 虽然多活十五年,最终却一事无成(25-26节);
    5. 失去民心,被叛党所杀(27-28节)。
  • 亚玛谢对神「心不专诚」(2节),有时顺服、有时不顺服,结果人生落到一事无成的悲惨境地。亚玛谢挑挑拣拣的「伪顺服」,是天然人惯用的「属灵伪装」:合己心意的就顺服,不合己意的就不顺服;不付代价的就顺服,要付代价的就不顺服。今天,我们一定求主鉴察自己的「伪顺服」,免得和亚玛谢一样「心不专诚」、一事无成:
    1. 真顺服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需要圣灵使自己「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伪顺服」却是「随从肉体」(罗八5)的天性,不需要圣灵的工作。
    2. 真顺服要付出「舍己」(太十六24)的代价,「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太十六24)主,放下自己、倚靠神的恩赐,所以不会「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罗十二3),而是「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二3)。「伪顺服」却不必付出「舍己」的代价,只是倚靠自己的能力和天性,所以常常高举自己所擅长的、看轻自己所不擅长的。
    3. 真顺服的人越事奉越谦卑,一切工作都是本于神、倚靠神、归于神(罗十一36);「伪顺服」的人越事奉越骄傲,工作不是本于自己的热心、就是倚靠自己的能力,结果只能把荣耀归给自己。
    4. 真顺服的人遇到难处也不会气馁,因为相信神在管理一切;「伪顺服」的人在难处面前不是沮丧消极、就是推卸责任,完全忘了神在掌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