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上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上四1】「犹大的儿子是法勒斯、希斯仑、迦米、户珥、朔巴。」

【代上四2】「朔巴的儿子利亚雅生雅哈;雅哈生亚户买和拉哈。这是琐拉人的诸族。」

【代上四3】「以坦之祖的儿子是耶斯列、伊施玛、伊得巴;他们的妹子名叫哈悉勒玻尼。」

【代上四4】「基多之祖是毗努伊勒。户沙之祖是以谢珥。这都是伯利恒之祖以法她的长子户珥所生的。」

【代上四5】「提哥亚之祖亚施户有两个妻子:一名希拉,一名拿拉。」

【代上四6】「拿拉给亚施户生亚户撒、希弗、提米尼、哈辖斯他利。这都是拿拉的儿子。」

【代上四7】「希拉的儿子是洗列、琐辖、伊提南。」

【代上四8】「哥斯生亚诺、琐比巴,并哈仑儿子亚哈黑的诸族。」

  • 1-23节在记录了大卫的家谱之后(三1-24),继续记录犹大的其他后裔。这就使整个犹大支派的家谱(二3-四23)成为一个交错平行(Chiastic Parallelism)结构,刻意突出中间的大卫家谱:
    • A. 犹大的后裔(二3-55)
    •  B. 大卫的后裔(三1-24)
    • A1. 犹大的其他后裔(四1-23)
  • 希伯来语的「儿子」(1节)一词,可以指「亲生儿子」,也可以指「后裔」。在第1节的名字中,「法勒斯」是犹大的儿子(二4),「希斯仑」是「法勒斯」的儿子(二5),「迦米 כַּרְמִי」可能就是「希斯仑的儿子迦勒 כָּלֵב」(二18),「户珥」是「迦勒」的儿子(二19),「朔巴」是「户珥」的儿子(二50)。这样,1-8节这段家谱就和二55连接起来,在介绍完大卫后裔的家谱之后,继续介绍「户珥」的儿子「朔巴」的家谱。
  • 「以坦之祖」(3节)在七十士译本中是「以坦的儿子」(英文ESV译本)。「以坦」可能是户珥的另一个儿子「哈勒」(二51)的后裔。在这份家谱中特地提到他的女儿「哈悉勒玻尼」(3节),这些细节可能对当时回归的百姓有特殊的鼓励意义。
  • 「某某之祖」(4节)可译为「某某城的创始人」。这里提到「伯利恒之祖以法她的长子户珥」(4节),会让人联想到先知弥迦对弥赛亚的预言:「伯利恒的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五2)。
  • 「提哥亚」(5节)是耶路撒冷南面靠近旷野的一个村庄(代下二十20)。「提哥亚妇人」(撒下十四4)曾劝诱大卫体贴肉体,放弃公义的原则,最终使国度因着押沙龙的叛乱而受亏损。「提哥亚」这个名字,也会使人联想起约沙法时代神在这里所施行的拯救(代下二十17、20),还会让人联想起先知耶利米对犹大亡国的预言:「你们要逃出耶路撒冷,在提哥亚吹角」(耶六1)。现在,失败已经成为过去,预言已经成为历史,回归的百姓应当痛定思痛,思想将来怎样秉公行义,回应「提哥亚」(摩一1)的先知阿摩司的呼吁:「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五24)。

【代上四9】「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尊贵,他母亲给他起名叫雅比斯,意思说:我生他甚是痛苦。」

【代上四10】「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说:『甚愿祢赐福与我,扩张我的境界,常与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难,不受艰苦。』神就应允他所求的。」

  • 「雅比斯」(9节)可能是「哥斯」(8节)的后裔。犹太传统认为他就是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13节;《他勒目》Talmud,Temurah 16a:14),因为精通律法,所以吸引了「众文士家」(二55)住在他的城里(《米大示》Midrash Tanchuma, Yitro, Siman 4:1)。
  • 犹太传统认为,「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尊贵」(9节),是因为他精通律法(《米大示》Midrash Tanchuma,Tetzaveh, Siman 9:1)。但「尊贵 כָּבַד/kä·vad’  」(9节)原文在《历代志》中也被译为「重」(代下十10)、「大」(十3),所以也可以理解为「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重」;他母亲「生他甚是痛苦」(9节)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胎儿超重。按照上下文,「雅比斯 יַעְבֵּץ/yah·bāts’」应该与「痛苦 עֹצֶב/ō’·tsev」有关,意思可能是「使……悲伤」,但现在已经找不到原文的根据。
  • 「甚愿祢赐福与我」(10节),原文的开头就是雅各在伯特利许愿时所用的「若 אִם」(创二十八20)。雅比斯的祷告在形式上是一个许愿,意思是「若祢大大赐福与我……」,但却没有像雅各那样说出承诺(创二十八21)。
  • 「扩张我的境界」(10节),可能指从迦南人手中夺取神所应许的地业,成就神的应许(出三十四24;申十二20;十九8)。
  • 「常与我同在」(10节),原文是「祢的手常与我同在」,意思是祈求神大能的保守。
  • 「保佑我不遭患难」(10节),原文是「保佑我不遭邪恶」。
  • 「不受艰苦」(10节),原文「艰苦 עָצַב/ä·tsav’」(10节)与「痛苦 עֹצֶב/ō’·tsev」谐音,是一个双关语,表明雅比斯的祷告不是害怕受苦,而是不想让他母亲所说的「痛苦」变成自己的命运,不想让「雅比斯」这个名字成为咒诅。
  • 「神就应允他所求的」(10节),表明雅比斯的祷告摸着了神的心意。因为他不是求神来成就人的意思,而是求神成就祂自己的应许。
  • 从被掳之地回归的百姓和雅比斯一样,都经历了「痛苦」(9节)的出生。因此,这段家谱中特地插入了一段雅比斯的祷告(10节),鼓励百姓像雅比斯一样,凭信心认清自己的选民身分,在悲伤中抓住神的应许,在仇敌环伺中扩张境界。
  •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有些人过度解读雅比斯祷告的细节,甚至把雅比斯的祷告高举为一种流行的祷告模式,但犹太拉比对这段祷告的解读却完全不同(《他勒目》Talmud,Temurah 16a:18)。由于我们并不能确认雅比斯的历史背景,所以不应该将这段祷告天马行空地灵意化。

【代上四11】「书哈的弟兄基绿生米黑,米黑是伊施屯之祖。」

【代上四12】「伊施屯生伯拉巴、巴西亚,并珥拿辖之祖提欣拿,这都是利迦人。」

【代上四13】「基纳斯的儿子是俄陀聂、西莱雅。俄陀聂的儿子是哈塔。」

【代上四14】「悯挪太生俄弗拉;西莱雅生革·夏纳欣人之祖约押。他们都是匠人。」

【代上四15】「耶孚尼的儿子是迦勒;迦勒的儿子是以路、以拉、拿安。以拉的儿子是基纳斯。」

【代上四16】「耶哈利勒的儿子是西弗、西法、提利、亚撒列。」

【代上四17-18】「以斯拉的儿子是益帖、米列、以弗、雅伦。米列娶法老女儿比提雅为妻,生米利暗、沙买,和以实提摩之祖益巴。米列又娶犹大女子为妻,生基多之祖雅列,梭哥之祖希伯,和撒挪亚之祖耶古铁。」

【代上四19】「荷第雅的妻是拿含的妹子,她所生的儿子是迦米人基伊拉和玛迦人以实提摩之祖。」

【代上四20】「示门的儿子是暗嫩、林拿、便·哈南、提伦。以示的儿子是梭黑与便·梭黑。」

  • 第11节的「书哈 שׁוּחָה/shü·khä’」与第4节的「户沙 חוּשָׁה/khü·shä’」原文是两个子音更换,两个名字在希伯来文中被认为是互通的。因此,「书哈」很可能就是户珥的后代「户沙」。
  • 「俄陀聂」(13节)是探子迦勒的女婿,是神为以色列兴起的第一位士师(士三9)。耶孚尼的儿子「迦勒」(15节)是进迦南时专心跟从神的探子(民十四24)。这两个名字,会使回归的百姓联想起迦勒和俄陀聂凭信心夺取应许之地的历史(书十四6-12;十五17),提醒他们也要凭信心重建圣殿和耶路撒冷。
  • 「革·夏纳欣」(14节)原文的意思是「匠人之谷」。在犹大的家谱中,出现了「匠人」(14节)、「织细麻布的」(21节)和「窑匠」(23节)等有特别技能的人。古代的技工通常都是家传的祖业,所以他们的家族很可能在圣殿、耶路撒冷的建造和重建中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二十二15)。
  • 「比提雅」(18节)原文的意思是「耶和华的女儿」。这位法老女儿生活的年代、背景不详,但她离开埃及、住在神的选民之中,并且得着了一个神百姓的名字,成为神接纳外邦人的见证。
  • 「基伊拉」(19节)这个名字,会让人联想到当年大卫对基伊拉的拯救,以及基伊拉人对大卫的出卖(撒上二十三1-13)。当年大卫选择体谅基伊拉人的软弱,主动「起身出了基伊拉,往他们所能往的地方去」(撒上二十三13),让神「拯救基伊拉」(撒上二十三2)的心意能满足。这个选择预表了将来那位受膏者基督:「因为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约三18),所以祂也体谅百姓的软弱,求神「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二十三34)。

【代上四21】「犹大的儿子是示拉;示拉的儿子是利迦之祖珥,玛利沙之祖拉大,和属亚实比族织细麻布的各家。」

【代上四22】「还有约敬、哥西巴人、约阿施、萨拉,就是在摩押地掌权的,又有雅叔比利恒。这都是古时所记载的。」

【代上四23】「这些人都是窑匠,是尼他应和基低拉的居民;与王同处,为王做工。」

  • 21-23节是犹大的第三个儿子「示拉」(21节;二3)的后裔。
  • 「在摩押地掌权」(22节),可能指这位犹大族长征服摩押,也可能是与摩押人通婚,因为「掌权」原文的意思可以是「做丈夫、结婚、拥有」。

【代上四24】「西缅的儿子是尼母利、雅悯、雅立、谢拉、扫罗。」

【代上四25】「扫罗的儿子是沙龙;沙龙的儿子是米比衫;米比衫的儿子是米施玛;」

【代上四26】「米施玛的儿子是哈母利;哈母利的儿子是撒刻;撒刻的儿子是示每。」

【代上四27】「示每有十六个儿子,六个女儿,他弟兄的儿女不多,他们各家不如犹大族的人丁增多。」

  • 24-43节是西缅支派的家谱。在十二支派中,西缅支派的人口最少,在被掳之前几乎没有存在感,回归之后却留下了一段非常醒目的家谱,位置排在犹大支派后面,篇幅排在犹大、利未和便雅悯支派后面。
  • 犹大和西缅都是利亚所生(创二十九33、35),两个支派的关系非常密切(士一3)。西缅支派在旷野飘流期间就减少了60%的人口(民一23;二十六14),所分的地业在犹大的境内(书十九1-9),此后「他们各家不如犹大族的人丁增多」(27节)。南北分裂以后,西缅支派的一部分可能与犹大支派融合,一起被掳、一起回归。
  • 西缅有六个儿子(创四十六10),这里却只提到其中五个,而且只数算「迦南女子所生的扫罗」(创四十六10)的后裔(25-27节)。这并不表明其他人的家谱已经流失了,而是作者精心拣选的结果,为要记念34-37节记录的那些族长。

【代上四28】「西缅人住在别是巴、摩拉大、哈萨·书亚、」

【代上四29】「辟拉、以森、陀腊、」

【代上四30】「彼土利、何珥玛、洗革拉、」

【代上四31】「伯·玛嘉博、哈萨·苏撒、伯·比利、沙拉音,这些城邑直到大卫作王的时候都是属西缅人的。」

【代上四32】「他们的五个城邑是以坦、亚因、临门、陀健、亚珊;」

【代上四33】「还有属城的乡村,直到巴力。这是他们的住处,他们都有家谱。」

  • 28-31节列出了西缅人居住的主要城市,32-33节列出了这些城市附属的城邑与村庄,都位于犹大南方的半干旱地带。西缅支派可能在南地以畜牧为主业。
  • 西缅支派的家谱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列出了他们的应许之地,并强调「这是他们的住处,他们都有家谱」(33节),宣告那些被掳回归的西缅人有权追溯神分给他们祖先的产业。
上图:别是巴城遗址(Tel Beer Sheva)全景。城墙里的区域并不大,其中主前11世纪的遗址只有20间房子、10间粮仓。城里的房屋主要是官邸、市场、粮仓、蓄水池等公共设施,只有少量民居。大部分居民平时都住在城外,需要做买卖或躲避战乱时才进城。

上图:别是巴城遗址(Tel Beer Sheva)全景。城墙里的区域并不大,其中主前11世纪的遗址只有20间房子、10间粮仓。城里的房屋主要是官邸、市场、粮仓、蓄水池等公共设施,只有少量民居。大部分居民平时都住在城外,需要做买卖或躲避战乱时才进城。

【代上四34】「还有米所巴、雅米勒、亚玛谢的儿子约沙、」

【代上四35】「约珥、约示比的儿子耶户;约示比是西莱雅的儿子;西莱雅是亚薛的儿子。」

【代上四36】「还有以利约乃、雅哥巴、约朔海、亚帅雅、亚底业、耶西篾、比拿雅、」

【代上四37】「示非的儿子细撒。示非是亚龙的儿子;亚龙是耶大雅的儿子;耶大雅是申利的儿子;申利是示玛雅的儿子。」

【代上四38】「以上所记的人名都是作族长的,他们宗族的人数增多。」

【代上四39】「他们往平原东边基多口去,寻找牧放羊群的草场,」

【代上四40】「寻得肥美的草场地,又宽阔又平静。从前住那里的是含族的人。」

【代上四41】「以上录名的人,在犹大王希西家年间,来攻击含族人的帐棚和那里所有的米乌尼人,将他们灭尽,就住在他们的地方,直到今日,因为那里有草场可以牧放羊群。」

【代上四42】「这西缅人中,有五百人上西珥山,率领他们的是以示的儿子毗拉提、尼利雅、利法雅,和乌薛,」

【代上四43】「杀了逃脱剩下的亚玛力人,就住在那里直到今日。」

  • 「示玛雅 שְׁמַעְיָה/shem·ä·yä」(37节)可能是「示每 שִׁמְעִי/shim·ē’」(27节)的另一个写法。
  • 当亚述帝国不可一世的时候,西缅支派却逆势扩张:39-41节是向西方的扩张,42-43节是向东方的扩张。「含族的人」(40节),可能是住在非利士平原一带的迦南人。「米乌尼人」(41节)是攻击犹大的仇敌之一(代下二十1)。「西珥山」(42节)位于死海东南面的以东地。
  • 「希西家年间」(41节),指希西家王为了摆脱亚述的辖制,「攻击非利士人,直到迦萨」(王下十八8)的时候。西缅支派虽然弱小,但34-37节记录的这些族长却毫不畏惧强大的亚述帝国,积极参与希西家王的复兴,结果不但扩张了西缅支派的境界、消灭了神的仇敌,更成为神用来激励回归百姓的榜样。
  • 「亚玛力人」(43节)是以扫的后裔(创三十六12),住在别是巴与埃及之间的旷野,一直到西奈半岛。「亚玛力人原为诸国之首」(民二十四20),是以色列人进迦南的路上最强悍的民族。他们「并不敬畏神」(申二十五18),在列国中带头攻击神的百姓、抵挡神的旨意(出十七8-16),成为一切抵挡神和神百姓的势力的代表。因此,神宣告祂「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出十七16),而交给百姓的责任,就是「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记」(申二十五19)。当年的扫罗王违背神灭绝亚玛力人的命令(撒上十五18-19),所以有「逃脱剩下的亚玛力人」(43节),但神却借着最弱小的西缅支派完成了祂的旨意。
  • 西缅支派的这段家谱,不但提醒被掳归回的百姓要顺服神的命令,不要再像扫罗那样被神厌弃(撒上十五26);也鼓励一切软弱、失败的信徒:即使像西缅支派那样微弱,也能凭着信心被神大大使用,何况是基督用重价买来(林前六20)的人呢?
上图:1849年的一封版画,远处是西珥山。西珥山是约旦高原从死海到亚喀巴湾之间海拔1000多米的一片山区,不在应许之地的范围内。

上图:1849年的一封版画,远处是西珥山。西珥山是约旦高原从死海到亚喀巴湾之间海拔1000多米的一片山区,不在应许之地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