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上十九1】「扫罗对他儿子约拿单和众臣仆说,要杀大卫;扫罗的儿子约拿单却甚喜爱大卫。」

扫罗正式公开杀大卫的意图。大卫此时在外面成功,但是里面的生命仍然还很薄弱。人很容易在成功里迷失方向,只看见自己的成功,却没有看见自己在神面前的缺欠。所以神没有让大卫很快就坐上以色列的宝座,而是容忍扫罗来对付大卫,借着扫罗给他制造许多的难处来催逼大卫的生命成长。神允许那属血气的去逼迫那属灵的,但是神有祂的界线,祂允许大卫受逼迫,但是祂不允许大卫受伤害,所以神又给大卫预备好出路,安排约拿单、米甲、撒母耳作为他的帮助。

【撒上十九2】「约拿单告诉大卫说:『我父扫罗想要杀你,所以明日早晨你要小心,到一个僻静地方藏身。」

【撒上十九3】「我就出到你所藏的田里,站在我父亲旁边与他谈论。我看他情形怎样,我必告诉你。』」

【撒上十九4】「约拿单向他父亲扫罗替大卫说好话,说:『王不可得罪王的仆人大卫;因为他未曾得罪你,他所行的都与你大有益处。」

【撒上十九5】「他拼命杀那非利士人,耶和华为以色列众人大行拯救;那时你看见,甚是欢喜,现在为何无故要杀大卫,流无辜人的血,自己取罪呢?』」

【撒上十九6】「扫罗听了约拿单的话,就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说:『我必不杀他。』」

扫罗口里这样说,但是他里面却不是这样。因为一位活在肉体里面的人,那被激动的心思是非常不容易拿掉的。

【撒上十九7】「约拿单叫大卫来,把这一切事告诉他,带他去见扫罗。他就仍然侍立在扫罗面前。」

【撒上十九8】「此后又有争战的事。大卫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大大杀败他们,他们就在他面前逃跑。」

【撒上十九9】「从耶和华那里来的恶魔又降在扫罗身上(扫罗手里拿枪坐在屋里),大卫就用手弹琴。」

当大卫得胜回来的时候,那个恶魔又来到扫罗的身上。在我们属灵成长的过程里,每次得胜都会引进更厉害的下一次争战,一次的得胜并不能保证我们下一次也能得胜。我们的失败常常不是在我们感觉软弱的时候,而是在我们得胜的时候。得胜的时候常常是人最危险的时候,是人最容易为自己制造破口的时候。主耶稣三次受试探,每一次得胜以后,都时刻保持醒,准备应付下一个试探。神也允许这些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为要借着这样的争战,把祂所要选召的人带往更成长,「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6)。

【撒上十九10】「扫罗用枪想要刺透大卫,钉在墙上,他却躲开,扫罗的枪刺入墙内。当夜大卫逃走,躲避了。」

扫罗不管给大卫制造多少难处,都不能改变大卫在神面前受膏的事实,也不能消灭神立大卫作王的旨意。就算有更大的争战接踵而来,但只要我们一直站在神得胜的地位上,就不必惧怕前面更大的争战,因为更大的争战都不能改变我们在基督里得胜的地位。

【撒上十九11】「扫罗打发人到大卫的房屋那里窥探他,要等到天亮杀他。大卫的妻米甲对他说:『你今夜若不逃命,明日你要被杀。』」

神让大卫经历了这样可怕的坏消息,大卫不是自怜自怨,不是怀疑抱怨神,却写了诗篇五十九篇来赞美神:「但我要歌颂你的力量,早晨要高唱你的慈爱;因为你作过我的高台,在我急难的日子作过我的避难所」(诗五十九16)。大卫没有白白地受苦,他真是经历到神所要让他经历的了。

【撒上十九12】「于是米甲将大卫从窗户里缒下去,大卫就逃走,躲避了。」

神没有让大卫以对付歌利亚的精神面对扫罗,而是带领他逃走。从现在开始,大卫就成为扫罗所追赶的人,一直追赶他到扫罗死了。大卫在坐上宝座以前被扫罗追赶,坐上宝座以后被他儿子押沙龙追赶。从外面看,是人在追赶他,从里面看,是神在追赶他。神使大卫的一生都成为被追赶的人,在追赶中显露出许多缺欠,在追赶中不住地在神的光中悔改,在追赶中不得不经历神是他的一切。大卫是在神的追赶中成熟起来的。

【撒上十九13】「米甲把家中的神像放在床上,头枕在山羊毛装的枕头上,用被遮盖。」

「神像」可能是真人大小的家神偶像,这是被摩西律法所禁止的。

【撒上十九14】「扫罗打发人去捉拿大卫,米甲说:『他病了。』」

米甲说谎、拜偶像,她的品格因此受到影响。

【撒上十九15】「扫罗又打发人去看大卫,说:『当连床将他抬来,我好杀他。』」

【撒上十九16】「使者进去,看见床上有神像,头枕在山羊毛装的枕头上。」

【撒上十九17】「扫罗对米甲说:『你为什么这样欺哄我,放我仇敌逃走呢?』米甲回答说:『他对我说:“你放我走,不然我要杀你。”』」

大卫从来对扫罗没有敌意,但是扫罗却认定大卫是「仇敌」,因为附在他身上的恶魔知道,神的受膏者就是撒的仇敌。

【撒上十九18】「大卫逃避,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将扫罗向他所行的事述说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约去居住。」

大卫被人追赶,首先就是投靠先知撒母耳。撒母耳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大卫,但大卫来到一个愿意保护他,但是又没有办法保护他的人那里,目的是投靠撒母耳所代表的神。大卫说神「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是我的避难所」(撒下二十二3),这些从大卫的经历出来的话,表明他不只是在经历里尝到恩典,而是在经历里认识了赐恩典的主。

【撒上十九19】「有人告诉扫罗,说大卫在拉玛的拿约。」

【撒上十九20】「扫罗打发人去捉拿大卫。去的人见有一班先知都受感说话,撒母耳站在其中监管他们;打发去的人也受神的灵感动说话。」

【撒上十九21】「有人将这事告诉扫罗,他又打发人去,他们也受感说话。扫罗第三次打发人去,他们也受感说话。」

扫罗排去的三批人都被圣灵克制,不能逮捕大卫,并且反而「受感说话」。神出人意料地这样的方法一面保护大卫,一面羞辱扫罗。

【撒上十九22】「然后扫罗自己往拉玛去,到了西沽的大井,问人说:『撒母耳和大卫在哪里呢?』有人说:『在拉玛的拿约。』」

【撒上十九23】「他就往拉玛的拿约去。神的灵也感动他,一面走一面说话,直到拉玛的拿约。」

【撒上十九24】「他就脱了衣服,在撒母耳面前受感说话,一昼一夜露体躺卧。因此有句俗语说:『扫罗也列在先知中吗?』」

「露体」指赤身露体,也有人认为仅是脱去外衣。「扫罗也列在先知中吗」这句俗语之前已经传开(十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