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二1】「耶和华的使者从吉甲上到波金,对以色列人说:『我使你们从埃及上来,领你们到我向你们列祖起誓应许之地。我又说:“我永不废弃与你们所立的约。」

「耶和华的使者」可能是天使、先知或大祭司非尼哈。「吉甲」是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以后行割礼、对付肉体的地方,也是最初约柜放置的地方(书十八1),以色列人在迦南的每一次争战都是全军从吉甲出发,又全军回到吉甲。神在吉甲与以色列人同在,在吉甲差遣他们、扶持他们,领他们得胜。神的使者从吉甲出来,让以色列人回想起过去的一切。神的使者不在示罗神的会幕说话,却到会幕以外的波金说话,显然以色列人属灵的光景出现了不正常。

【士二2】「你们也不可与这地的居民立约,要拆毁他们的祭坛。你们竟没有听从我的话,为何这样行呢?”」

以色列人没有听从神不许他们与迦南人立约的吩咐,不但与迦南人通婚,又随从他们拜偶像的习俗,因此带来惨痛的后果。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胜过了仇敌,但我们常常和以色列人一样不能支取基督的得胜,结果是与我们生命中的仇敌妥协、混居、立约,乃至被这仇敌辖制。

【士二3】「因此我又说:“我必不将他们从你们面前赶出;他们必作你们肋下的荆棘,他们的神必作你们的网罗。”』」

神既说「我必不将他们从你们面前赶出」,表明之前的争战不是以色列人赶走的迦南人,而是神赶走的,现在以色列人既然不甘愿,神也就不赶了。所以以色列人不是「不能」,而是「不肯」。如果我们不肯顺服神,不肯给神做工的机会,神也就会任凭我们自己去折腾,任凭我们失去神应许的安息、失去平安和喜乐。「任凭」也是神的惩罚,不顺服神、偏行己路的人,常常以为自己「一帆风顺」而窃喜,殊不知自己已经被神「任凭」陷入「网罗」的捆绑,短暂的好处转眼就要成为自作自受的「荆棘」。

【士二4】「耶和华的使者向以色列众人说这话的时候,百姓就放声而哭;」

【士二5】「于是给那地方起名叫波金(就是哭的意思),众人在那里向耶和华献祭。」

没有真实悔改的哭泣和献祭只是一时的冲动,却不能把他们重新领回神面前,所以他们很快就败坏了(11节)。没有真实悔改的人,在布道会上可能会有一时冲动,但环境一变心肠就会继续刚硬。只有依着神的意思忧愁,才能「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林后七10)。

【士二6】「从前约书亚打发以色列百姓去的时候,他们各归自己的地业,占据地土。」

这种属灵失落的光景在约书亚还活的时候就已经有迹像了。人天然的「自己」一出现,就把眼睛从神转移到自己,就开始靠自己各人自扫门前雪,「各归自己的地业,占据地土」,就脱离了合一的见证,就失去了让神做工的条件

【士二7】「约书亚在世和约书亚死后,那些见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大事的长老还在的时候,百姓都事奉耶和华。」

让我们的儿女自己遇见神,「见耶和华为以色列所行大事」,比靠知识、靠传闻认识神更加重要。

【士二8】「耶和华的仆人、嫩的儿子约书亚,正一百一十岁就死了。」

【士二9】「以色列人将他葬在他地业的境内,就是在以法莲山地的亭拿·希烈,在迦实山的北边。」

【士二10】「那世代的人也都归了自己的列祖。后来有别的世代兴起,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

「不知道耶和华」指只知道神的名,却不是真认识神。「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指只知道出埃及、进迦南的故事,但却不是真认识神的作为。今天的新派神学正是如此,他们知道神的名,却不认识神的本性;他们知道圣经记载的神迹,却用人的方式去强解神的作为。为什么「别的世代」不知道神,也不知道神的作为?这一代人的父辈与神的关系显然已经很淡了,在他们日常的生活里不会谈到神,也不会数算神的恩典,所以他们的下一代没有可能真认识神,更不能真认识神的作为。如果我们不能准确地活出我们和神的关系,谨慎地带领自己的孩子认识神、经历神,而是只重视学习、才艺,我们子孙的属灵光景必然是一代不如一代,很快就会与世界同流合污,「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11节)。

【士二11】「以色列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去事奉诸巴力,」

「诸巴力」巴力是迦南地掌管降雨和生产的假神,不同地方的迦南人拜不同的巴力神。

【士二12】「离弃了领他们出埃及地的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去叩拜别神,就是四围列国的神,惹耶和华发怒;」

「列国的神」不仅是与以色列人同住的迦南人的假神,也包括四围列国的假神。一旦人们离弃独一真神,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就有太多的假神可以填补内心的空白,美其名曰「多元文化」、「多元宗教」。走向永生的道路只有一条,走向死亡、悖逆的歧途却有千千万万。

【士二13】「并离弃耶和华,去事奉巴力和亚斯她录。」

「亚斯她录」或「亚舍拉」是迦南人掌管战争与生育的女神,是巴力的配偶。在这些巴力和亚斯她录的膜拜仪式当中,迦南人与男庙妓或女庙妓交合,以促进巴力与其配偶繁殖的力量,有时还有以儿童为祭品。

【士二14】「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就把他们交在抢夺他们的人手中。又将他们付与四围仇敌的手中,甚至他们在仇敌面前再不能站立得住。」

【士二15】「他们无论往何处去,耶和华都以灾祸攻击他们,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话,又如耶和华向他们所起的誓;他们便极其困苦。」

「无论往何处去,耶和华都以灾祸攻击他们」这都是神在申命记早已经宣告过的。我们的神是赐福的神,但也是降祸的神。我们站对了地位,神给我们的就是祝福;我们站错了,无论我们往何处去,神都要用灾祸管教我们,盼望我们在管教中苏醒回转到神的面前。

【士二16】「耶和华兴起士师,士师就拯救他们脱离抢夺他们人的手。」

当以色列人在「极其困苦」的时候,神就兴起士师「拯救他们」,这就是父神的心。当神的子民知道自己走迷了的时候,神就用「慈绳爱索牵引他们」回来(何十一4)。感谢主,神的子民顶撞神到这样厉害的地步,神的慈绳爱索还在!「士师」是神赐给以色列人的属灵、军事和政治的领袖,本书记有大小士师各六人。大士师为俄陀聂、以笏、底波拉、基甸、耶弗他与参孙;小士师为珊迦、陀拉、睚珥、以比赞、以伦、押顿。

【士二17】「他们却不听从士师,竟随从叩拜别神,行了邪淫,速速地偏离他们列祖所行的道,不如他们列祖顺从耶和华的命令。」

「行了邪淫」是圣经中对背离神的比喻。迦南假神的敬拜仪式往往伴随着淫乱的活动,所以这里不仅仅是比喻,也是指真实的行为。

【士二18】「耶和华为他们兴起士师,就与那士师同在。士师在世的一切日子,耶和华拯救他们脱离仇敌的手。他们因受欺压扰害,就哀声叹气,所以耶和华后悔了。」

这里的「后悔」是忧伤、怜悯的意思,不是指神改变了主意。

【士二19】「及至士师死后,他们就转去行恶,比他们列祖更甚,去事奉叩拜别神,总不断绝顽梗的恶行。」

如果人的内心没有被真正改变,就会在这种愚顽、受苦的循环中挣扎而无法挣脱。我们看士师记的时候会觉得以色列人很愚昧,但我们自己是否也在这种「愚昧」、「受苦」、「蒙恩」又继续「更加愚昧」的循环中挣扎呢?「比他们列祖更甚」罪的一个显著特征之一就是增长迅速,疏忽包容一点,就会很快抵挡不住,全部人生都被毁灭。

【士二20】「于是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祂说:『因这民违背我吩咐他们列祖所守的约,不听从我的话,」

「怒气」不是情绪冲动,而是神对罪恶的恨恶。人的怒气来自冲动和自私的情绪,神的怒气来自公义和仁慈的永恒原则,因为祂知道罪会给祂创造的世界带来怎样的痛苦命运。

【士二21】「所以约书亚死的时候所剩下的各族,我必不再从他们面前赶出。」

【士二22】「为要藉此试验以色列人,看他们肯照他们列祖谨守遵行我的道不肯。』」

这个「试验」是磨练的意思。神不需要查验以色列人是否有信心,因为神一开始就知道以色列人没有信心。神是用这些迦南人作为磨炼以色列人的工具,让他们亲身尝到背道的苦头,让他们付上代价学得功课,使他们回心转意,回到对神百姓的位置上来。

【士二23】「这样耶和华留下各族,不将他们速速赶出,也没有交付约书亚的手。」

「留下各族」对以色列人学会如何在败坏的环境中过一种圣洁的生活是大有裨益的。当我们面对环境中的各种难处,要感谢主,因为这是神留给我们成长的功课。

未得之地

上图:未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