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士一1】「约书亚死后,以色列人求问耶和华说:『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攻击迦南人,与他们争战?』」

在摩西和约书亚的时代,以色列人每一次争战都是全体出动,他们是合一的耶和华的军队,取用神做他们的得胜,知道神重视身体的见证。现在虽然分了地,各个支派有了自己的产业和责任,但他们也可以继续在相邻的地区联合作战。然而以色列人从此不再看见整体,只看见自己的支派,很快变成只看见自己的家族。士师记的历史证明,以色列人各家自扫门前雪的做法没能赶出所有的迦南人。因为他们心里早就有了主意,所以他们问神「谁当首先上去」,而不是问「哪几个支派一起上去」、「要不要所有支派一起上去」。表面是求问神的旨意,其实心里已经预先有了主意,只是让神支持自己的决定、解决一些细节问题。你的祷告是这样吗?「求问耶和华」可能由祭司使用放在决断胸牌里的乌陵和土明来寻求神的旨意。

【士一2】「耶和华说:『犹大当先上去,我已将那地交在他手中。』」

人既然已经从合一的原则上退了下来,神就回答「犹大当先上去」。人既然开始走自己的路,神也不勉强人,神就让站在长子地位上的犹大先去经历一下,让后人能因此认识人的本相。神不但能使用正面教材,也能使用反面教材,我们要求神不要让我们成为反面教材。

【士一3】「犹大对他哥哥西缅说:『请你同我到拈阄所得之地去,好与迦南人争战;以后我也同你到你拈阄所得之地去。』于是西缅与他同去。」

西缅支派的土地在划给犹大支派的土地内(书十九1~9),都在南部,犹大支派邀请西缅支派好像是合理的。但实际上,犹大、西缅、便雅悯和但支派的地都在南方,彼此相邻,都面临非利士强敌。如果这几个支派联合作战,便雅悯支派不至于在犹大支派占领过耶路撒冷以后(8节),还赶不出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21节),但支派也不至于被亚摩利人强逼住在山地(34节)。

【士一4】「犹大就上去;耶和华将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们手中。他们在比色击杀了一万人,

【士一5】「又在那里遇见亚多尼·比色,与他争战,杀败迦南人和比利洗人。」

【士一6】「亚多尼·比色逃跑;他们追赶,拿住他,砍断他手脚的大拇指。」

「砍断他手脚的大姆指」可能是使之失去作战能力,由于迦南王同时也有祭司的身份,砍断大姆指也是废弃其祭司的身份。从前亚伦承接祭司圣职,须把血抹在右耳垂和右手与右脚大拇指上。

【士一7】「亚多尼·比色说:『从前有七十个王,手脚的大拇指都被我砍断,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现在神按着我所行的报应我了。』于是他们将亚多尼·比色带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里。」

「七十」可能不是实数,而是比喻数目极多,迦南地由许多小城邦组成,每城都有王。

【士一8】「犹大人攻打耶路撒冷,将城攻取,用刀杀了城内的人,并且放火烧城。」

耶路撒冷在犹大与便雅悯边界上,位于便雅悯支派属地境内(书十八28)。犹大攻打耶路撒冷,可能只是部分被攻取,或者因为不是自己的产业,占领后又放弃了(21节),要到大卫时代,才完全占领(撒下五6~10)。

【士一9】「后来犹大人下去,与住山地、南地,和高原的迦南人争战。」

「山地」在耶路撒冷和希伯仑之间的山区。「南地」为半干旱地带,在希伯仑与加低斯中间。「高原」指犹大西南,沿海平原与犹大山脉中间的丘陵地带,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的多场战役都在这里进行。

【士一10】「犹大人去攻击住希伯仑的迦南人,杀了示筛、亚希幔、挞买。希伯仑从前名叫基列亚巴。」

【士一11】「他们从那里去攻击底璧的居民;底璧从前名叫基列·西弗。」

【士一12】「迦勒说:『谁能攻打基列·西弗,将城夺取,我就把我女儿押撒给他为妻。』」

【士一13】「迦勒兄弟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夺取了那城,迦勒就把女儿押撒给他为妻。」

【士一14】「押撒过门的时候,劝丈夫向她父亲求一块田。押撒一下驴,迦勒问她说:『你要什么?』」

俄陀聂是迦勒哥哥的侄子,他们也经过拈阄承受了神所赐的一份地业,但这位做妻子的押撒却「劝丈夫向她父亲求一块田」,这已经越过自己的地位,不满足神的应许,不重视神应许的成全。

【士一15】「她说:『求你赐福给我,你既将我安置在南地,求你也给我水泉。』迦勒就把上泉下泉赐给她。」

南地气候干旱,押撒要求父亲给她水泉作为嫁妆,在人看来好像很合理。迦勒就把上泉下泉都赐给她,在人看来是恩典超出所求所想。但实际上,土地是拈阄分得的,不是谁家都有水泉,难道神偏待人?迦南地根本没有什么适合灌溉的河流,约旦河在海平面以下四百多米,古人要取水难于登天,为什么神偏偏把迦南地应许给以色列人?摩西说得很清楚,以色列的农业根本不需要象埃及一样靠灌溉,只要他们按着神的话活在神面前,神就负责按时降下秋雨春雨(申十一10-15),这个上泉、下泉根本没有用处。押撒求泉水,她对神的信心很有问题。

【士一16】「摩西的内兄(或译:岳父)是基尼人,他的子孙与犹大人一同离了棕树城,往亚拉得以南的犹大旷野去,就住在民中。」

以色列人的历史上常提到「基尼人」(四11;五24;撒上十五6;二十七10;三十29)。杀死夏琐将军西西拉之妇人雅亿就是基尼人希百的妻子(四11,17)。「棕树城」是耶利哥城的别称。

【士一17】「犹大和他哥哥西缅同去,击杀了住洗法的迦南人,将城尽行毁灭,那城的名便叫何珥玛。」

神在申七2和申二十16-17中命令以色列人要将迦南人「灭绝净尽」,「免得他们教导你们学习一切可憎恶的事,就是他们向自己神所行的,以至你们得罪耶和华你们的神」(申二十18 )。这个命令很可能没有被普遍执行,因此士师记只在这里提到「尽行毁灭」,甚至「洗法」因此被改名为「何珥玛」(意为「毁灭」)。以色列人从对神的命令打折扣开始,逐渐与迦南人有越来越多的妥协、包容,以致最后跟随他们拜偶像,被神惩罚。在属灵的争战中,任何破口如果不及时堵住,都会带来大溃败,因为我们的敌人是撒

【士一18】「犹大又取了迦萨和迦萨的四境,亚实基伦和亚实基伦的四境,以革伦和以革伦的四境。」

「迦萨」、「亚实基伦」和「以革伦」是非利士五大城中的三大城,位于沿海平原上。

【士一19】「耶和华与犹大同在,犹大就赶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赶出平原的居民,因为他们有铁车。」

「铁车」可能是一种用铁作轴和用铁皮包轮的木制战车,在平原作战中占有优势。当时迦南人和非利士人已进入铁器时代,并对处于青铜器时代的以色列人进行了技术封锁( 撒上十三19-22 )。但正如神命令约书亚要「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用火焚烧他们的车辆」(书十一6), 神也不需要让犹大支派获得炼铁技术,因为「耶和华与犹大同在」,他们不必依靠先进的武器装备上,只要用信心跟上神的同在,他们也有这样得胜的经验(书十一7-9)。然而犹大支派在信心的跟随上出现了破口,先是没有彻底执行「灭绝净尽」的命令,接着就是看环境。长子带了这样的坏头,后面各个支派的失败就接踵而来,以致没有一个支派能完全得着应许的产业。

【士一20】「以色列人照摩西所说的,将希伯仑给了迦勒;迦勒就从那里赶出亚衲族的三个族长。

【士一21】「便雅悯人没有赶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与便雅悯人同住,直到今日。」

耶路撒冷城属于便雅悯支派,与犹大支派领土仅一谷之隔。

【士一22】「约瑟家也上去攻打伯特利;耶和华与他们同在。」

【士一23】「约瑟家打发人去窥探伯特利(那城起先名叫路斯)。」

伯特利在以法莲和便雅悯二支派地业的分界处(书十六2)。

【士一24】「窥探的人看见一个人从城里出来,就对他说:『求你将进城的路指示我们,我们必恩待你。』」

【士一25】「那人将进城的路指示他们,他们就用刀击杀了城中的居民,但将那人和他全家放去。」

喇合在耶利哥城得赦免,是她主动投靠耶和华(书二9-13),凡真心追求神、离弃罪的人,神必赐下救恩。现在这个人对神完全没有追求(26节),只是这一点点情报,就能让以法莲支派放弃原则,不听从耶和华的吩咐,最后导致破口越来越大。今天有多少基督徒、多少教会、多少著名的传道人,也为着这样一点点好处放弃原则,与世界、与罪妥协,这样的破口若不及时堵住,也照样会带来属灵的国破家亡!

【士一26】「那人往赫人之地去,筑了一座城,起名叫路斯。那城到如今还叫这名。」

「赫人之地」北方的叙利亚。

【士一27】「玛拿西没有赶出伯·善和属伯·善乡村的居民,他纳和属他纳乡村的居民,多珥和属多珥乡村的居民,以伯莲和属以伯莲乡村的居民,米吉多和属米吉多乡村的居民;迦南人却执意住在那些地方。」

这五个城邑都在耶斯列平原,从东到西控制国际贸易通道,是玛拿西与以萨迦支派相邻的地区,但他们却没有联合作战,没有赶出迦南人。

【士一28】「及至以色列强盛了,就使迦南人作苦工,没有把他们全然赶出。」

玛拿西人没有赶出迦南人,起初是因为缺乏得胜的信心,后来却是因为体贴肉体,贪图迦南人的劳力。从前约书亚留下基遍人作服苦的人,是因为他们甘心降伏神,在会幕里服事。这些迦南人却不是甘心降伏神,而是被迫为以色列人做苦工。以色列人得着了短暂的属世好处,结果却被引去拜偶像,以致国破家亡。「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

【士一29】「以法莲没有赶出住基色的迦南人。于是迦南人仍住在基色,在以法莲中间。」

以法莲支派和玛拿西支派关系密切,产业都在迦南地中部山地,但他们却各自为政,没有联合作战,结果都没有彻底赶出迦南人,甚至与迦南人混居。

【士一30】「西布伦没有赶出基伦的居民和拿哈拉的居民。于是迦南人仍住在西布伦中间,成了服苦的人。」

西布伦人体贴肉体,贪图属地的利益,没有赶出迦南人。西布伦、亚设和拿弗他利支派的产业都在北方,彼此相邻,但他们却各自为政,没有联合作战,也不能彻底赶出迦南人。

【士一31】「亚设没有赶出亚柯和西顿的居民,亚黑拉和亚革悉的居民,黑巴、亚弗革与利合的居民。」

这几座城位于迦密山以北海边平原,由于亚设没有执行神的命令,这里后来发展成腓尼基王国(撒下五11;王上五1~12),出了一位给以色列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的耶洗别王后(王上十六:31)。

【士一32】「于是,亚设因为没有赶出那地的迦南人,就住在他们中间。」

信心一旦出现了破口,人的属灵光景就会每况愈下,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只是「迦南人执意住在那里」(27节),很快就变成「迦南人住在以色列人中间」(29,30节),最后竟成了「以色列人住在迦南人中间」!亚设人很快丧失了神百姓的立场,以致底波拉呼吁各支派联合起来对付迦南人时,「亚设人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士五17)。

【士一33】「拿弗他利没有赶出伯·示麦和伯·亚纳的居民,于是拿弗他利就住在那地的迦南人中间;然而伯·示麦和伯·亚纳的居民成了服苦的人。」

属灵的失败有传染性,拿弗他利也同样体贴肉体,贪图属地的利益,「住在那地的迦南人中间」。拿弗他利地区后来叫加利利,被称为「外邦人的加利利地」(赛九1)。然而主耶稣在地上的工作,却首先在这里开始,让「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着荣耀,人的失败也阻挡不了神的计划。

【士一34】「亚摩利人强逼但人住在山地,不容他们下到平原;」

情况越来越糟,但支派连「住在迦南人中间」都不行了,竟沦落到被迦南人「强逼」的地步,最后被迫往北方另觅居所(十八)。

【士一35】「亚摩利人却执意住在希烈山和亚雅伦并沙宾。然而约瑟家胜了他们,使他们成了服苦的人。」

「希烈山和亚雅伦并沙宾」掌控从耶路撒冷和中央山地通往沿海平原的要道。

【士一36】「亚摩利人的境界,是从亚克拉滨坡,从西拉而上。」

从外面看,以色列人是得胜的,从里面看,以色列人是失败的。以色列人有神的应许,也有神的同在,却没有在信心里跟随神,在信心里顺服神,以致虽然进入迦南地,却失去了整体的见证,不再单单依靠神,又看环境、又体贴肉体,没有遵行神的旨意,却自己骗自己已经局部遵行了、可以了、差不多了。 这样一点局部的不遵行,让他们从完全得着神所应许的产业,变成苟且偷安,最后被引去敬拜偶像,国破家亡。这是三千多年前的历史,还是今天正发生在你我中间的现实?

犹大、西缅和以法莲在约书亚去世后攻取南部之地

上图:犹大、西缅和以法莲在约书亚去世后攻取南部之地:1、犹大、西缅和以法莲攻取南部之地,包括有耶路撒冷、希伯崙、底壁、洗法、迦萨、亚实基伦、以革伦等地(士一1-26);2、基尼人离开棕树城,往亚拉得以南的犹大旷野去(士一16);3、约瑟家攻取了伯特利(士一22-26);4、约瑟家攻取了希烈山、亚雅伦和沙宾(士一35)。